第一話-2.jpg

(圖片來源《JIN-仁-》官網

一不小心,就寫太多了。

 

        一開始,南方仁(大澤隆夫)的旁白就把所有人都帶出來了:可能被暗殺的坂本龍馬(內野聖陽);西鄉隆盛(藤本隆宏)和勝海舟(小日向文世)的對談;要前往戰場(?)的橘恭太郎(小出惠介);正在幫大家療傷的佐分利祐輔(桐谷健太)、福田玄孝(佐藤二朗)、山田純庵(田口浩正);幫人接生的橘咲(綾瀨遙);走在路上突然回頭的友永未來(Miki,中谷美紀);坐在公園裡的繃帶人(?)。旁白也跟畫面配得很好,歷史人物的努力就配歷史人物;犧牲生命配恭太郎,這是暗示他會死嗎?努力活著配醫生群倒是很貼切;新生命的誕生配接生;給予後人更光明的未來就配Miki

        仁猜想自己被送到江戶是有意義的,如果成功做到,也許自己就可以回到原來的時代。話說仁常坐的草皮被處理成圓形的,大概是為了方便拍攝吧!就在仁在夕陽下思索著自己的事時,突然回頭了,然後晚間的佐久間象山就被暗殺了。這段接得好爛啊!(╯‵□′)╯︵┴─┴ 難道仁的正體是附身在柯南和金田一身上的衰神嗎?

        仁把豆腐拿到廚房,卻看到咲正在發呆,他叫了幾聲後咲才回神,笑著接過豆腐。話說仁對咲說:「我回來了。」感覺好像夫妻啊!不過我一定會支持龍馬的!!!因為他們真心相愛。(大誤)

         回到外科,仁感嘆仁友堂的收入都是靠福田的內科,佐分利告訴他因為一般人不會身體不舒服就馬上看醫生,尤其是外科。仁笑說要是可以輕鬆的來看病就好,佐分利接說要改變習慣是很難的,因為這就等於改變時代。

        這裡點出「古人」佐分利和「現代人」仁對於醫療的不同態度。因為看醫生很貴,因為藥很貴,所以總是一拖再拖,直到病入膏肓。第一部的第一集裡也有這樣的情節,阿妙受傷,卻告訴仁自己沒錢,所以不要救。一聽到仁說只要每天給他一些雞蛋和毛豆就好時,得救的阿妙便每天送去,也因此才遭到不幸。雖然現代也會有龐大的醫藥費的問題,不過就醫這件事總是比較容易的。

        在幫仁添飯時,咲把飯匙拿反了。在仁追問下,咲才發現這件事。那個表情好可愛啊!不過有種雨宮螢上身感。

        山田跑去買花林糖,很開心的樣子。話說,漫畫版的山田決不會做這種事吧!他脾氣很硬的。電視劇版的山田在虎狼狸(痢)事件以後完全可愛化。

        仁去喜市和小茜的店裡,被喜市問說有甚麼煩惱。好意外,他商量煩惱的對象居然是喜市!!仁說了咲希望他不再提起回家的事,喜市很老成的說出自己的看法。這個時代的小孩都這樣嗎?聽到喜市和茜的話,仁這才發現事情的嚴重性。

         仁走到橘家外面,正想離開時,恭太郎開了門。突然感到慌張的仁連忙跑到旁邊躲起來。恭太郎沿著腳印就找到了仁。他很呆耶!當房門一打開時,瘦到不成樣子的橘榮(麻生祐未特地減八公斤)坐在床上。她抽出防身的小刀把仁嚇了好大一跳,榮說仁就像這把小刀,最後也會要她的命。如果不是因為仁,她家就不會發生那麼多變化了。

         回到仁友堂,仁告訴咲一定要讓榮進食,咲卻只是說那是母親要以死處罰敗壞家門的她,所以她必須接受。仁對咲說她也是醫療人員,不能見死不救。話說綾瀨額頭青筋好明顯。

         突然,一個聲響,咲抓著番薯緊張的問說是小偷嗎?然後咲拿著長刀,仁拿著蠟燭和蕃薯要去查看。為何仁是拿番薯?咲很英勇的殺進發出聲響的房間,仁也舉著蕃薯要打對方,才發現是山田,他正在偷吃東西。仁問起,山田說他把花林糖忘在這個房間,要拿的時候卻打翻了。咲從這裡想到母親喜歡甜食,還曾經一個人偷吃。仁很高興的說要做甜食,山田卻只是很驚恐的把花林糖塞入口中。這表情好逗,又沒人逼你吃……

         海軍操練所(該不會是NHK用過那一個吧?)這裡,勝海舟收到一封信,上面說著佐久間的慘況,但是龍馬也在旁邊跟著說明。勝本來說了他正在看,可是龍馬繼續說,他就很生氣的對龍馬說:「為什麼你擅自先讀了?」真是不良行為,可是勝的表情根本就是小孩鬧脾氣嘛!龍馬說能救佐久間的只有那個男人了。

         而那個男人正要教大家做甜甜圈。歡迎來到仁的烹飪教室(咦?),今天要教的是能治腳氣的藥,叫作「道名津」。還真有一堆人相信那是藥。仁也很帥氣的寫出毛筆字,明明兩年前連毛筆都不會用。然後一堆人開始做甜甜圈。看到想偷吃的山田,佐分利還拍他一下。做好成形的甜甜圈道名津由仁親自炸。咲很好奇為何仁對做法那麼清楚?仁避重就輕的說以前曾被迫一起做。那人就是仁沒有救到的Miki

         炸好後大家一起吃,佐分利深吸一口氣後很誇張的問說:「這是啥?」這是怎樣?南方一番嗎?山田附合著說很好吃,仁很得意。只有福田皺著眉說出自己的憂慮。恭太郎突然出現,提議後還跟仁要了一個道名津。你只是來吃的吧!承認吧!承認吧!恭太郎假借喜市的名義要請榮試吃未上市的甜點,榮被外形吸引了,卻在勉強咬了一口以後就打發喜市回去。回家途中,喜市若有所思的說母親就在這附近被斬殺,然後他忍著淚笑著說明天也要帶道名津給榮,一直到她願意吃為止。這段好催淚啊!喜市根本就是出來騙眼淚的。

         仁被某人用槍指著,要他把手舉起來。仁一聽聲音就發現是龍馬。兩人對視而笑後龍馬卻舉起雙手說自己走投無路了。龍馬在仁友堂說了池田屋事件,海軍操練所也有人受襲。啊!好熟的情節。然後他說了佐久間的事,他是蘭方醫、蘭學權威,精通火砲,是當代第一大學者。龍馬說自己也跟著學過一點,那可是非常厲害的一個人。可是看他的表情會覺得他根本學不懂。

         龍馬也說了佐久間表面上被斬首,實際上還活著這件事。希望仁可以去救他。這裡的仁並不知道佐久間是誰,不知道他的歷史老師會不會哭?至於漫畫版的仁對歷史就太熟了,讓人以為他的主修是日本近代史。

         龍馬說佐久間既是勝的老師,也是他的妹婿,可是京都很危險,勝要他別告訴仁,可是龍馬很希望仁去救他。咲對煩惱榮的事的仁說必要時自己會強迫母親吃下到名津,請他放心去京都。仁考慮的還有一件事,照龍馬的說法,佐久間一定是對歷史有影響的人物,如果去救他,歷史會不會發生很大的變化?咲對仁說他是醫療人員,見死不救不可取。仁被咲表了。

         聽了咲的話,仁決定著手前往京都,榮就拜託咲。佐分利在收拾行李時提出青黴素太熱無法運送的問題。話說開拍時冷到不行吧!大澤和石丸還去敲碎河裡的冰。仁說他有辦法。山田又提出工人明天要回家的事,龍馬說付兩倍酬勞要工人回來,他自己也下海幫忙搧風。準備好以後,仁就帶著山田和龍馬一起去京都。在給仁一行人的道名津上,咲加了紅豆泥,於是稱做「安道名津」。這果然是美食節目。

         一上京就遇到長州兵,正要被盤查時,久坂玄端救了他們,還告訴仁青黴素可以救這個國家。這個版本的久坂看起來有冷靜且熟慮,跟印象中的激進派差很多。

         仁看到佐久間以後發現他身上有不屬於這時代的彈性繃帶,並思考來由可能:如果他是自己做,的確是怪物;如果是別的地方拿到的,那就跟自己一樣是未來人。啊你都不會想其他可能耶!

         元治元年7月19日,御蛤門之變(禁門之變)。戰爭拍得還不錯,真的有戰爭感。龍馬跑去找久坂玄端,超亂入,這樣好嗎?然後被長州士兵推開了。這個真的太亂來了,他沒帶護具或鎧甲耶!不要跟我說因為他是坂本龍馬,所以不會死在御蛤門之變,那樣我會想翻編劇的桌子。

         薩摩藩出場,對長州軍造成重大打擊。龍馬穿上長州士兵的衣服問長州將死的士兵久坂在哪裡,說是要跟他一起死。對方完全沒懷疑他的土佐腔就全說了。久坂寫完遺書正要切腹自殺,卻被龍馬發現,他衝過去要奪下久坂的刀,根本就是推倒久坂嘛!

久坂說會真心相信攘夷的都是傻子,長州就是傻子集中地。龍馬問他為何還要到處奔走?久坂說他的目標是要讓國家統一,為了真正抵抗外侮,首先就要統一,而不是把長州或者薩摩當作別國的人。在這裡,久坂變成有先見之明的人,龍馬反而只是個笨蛋。大火燒起來,久坂把龍馬踢出房間外並關上門,龍馬再度打開房門時,久坂已經自殺了。

         醒來的佐久間看到仁,問他救了自己嗎?認為佐久間跟他一樣的仁馬上承認。佐久間又問仁是否是未來來的?仁當然也馬上就承認了。佐久間說了自己的故事,十歲時他從一顆樹上掉下來,醒來時已經在不認識的地方。他看到熟悉的山時,他意識到這就是同一個地方的未來的樣子。這也太強了吧!不久,他從樓梯上摔下去,醒來時已經是在樹下了。原以為是一場夢,身上的衣服和頭上的繃帶卻讓他知道這是事實。話說樓梯原來是時光機啊!摔下去就可以去不同的時代。

        佐久間對仁說很羨慕他,他一定擁有淵博的知識可以預知未來(其實是過去的歷史)拯救國家。仁反問佐久間那是被允許的嗎?佐久間很嚴厲的教訓仁一頓,他想解釋自己的想法卻被佐久間大吼:「少廢話!快給我去救人!」他不就是在救你嗎?佐久間還氣到用自己脖子上的繃帶項鍊丟仁。

         不久後,佐久間的學生來通報說火可能會燒到這裡,要帶佐久間離開。佐久間忍不住對學生大吼,要他們趕快把工具和藥品搬走而不要管他。他的學生還真的就不管他了,好聽話喔!聽到佐久間的話,仁抓起佐久間的項鍊,跑出屋外要去救人,留佐久間一個人躺在已經著火的房間中。旁邊都是真火耶!不過天氣冷,放火比較溫暖吧!

         仁帶著其他醫生幫民眾們急救。看到受傷的小菊傷口已經感染,便吩咐增加點滴的青黴素的量。這時,每次都會撿到傷患的瘟神龍馬帶著中彈的東修介(佐藤隆太飾)來就醫。仁幫東動手術後,新撰組卻來了。仁護著東,就在快被砍時,有人開槍把刀打掉,是龍馬!他槍法好準喔!居然直接打在人家刀上。史上槍法最準的龍馬?他裝傻辯解說是槍枝走火,可是你明明就對準人家了!(指!)

龍馬說要給對方看,卻帶著槍跑給新撰組追。這個新撰組根本就頭腦簡單嘛!居然三個人都去追龍馬,那你們本來要抓的長州兵怎麼辦?山田告訴仁,青黴素只剩一點點。仁嘴裡雖然說要慎重使用,卻還是幫小菊加了不少。

         新撰組的人又來了,仁以為他們要來殺患者,他們卻說想請仁去醫治幕府軍的要人,然後就硬把人拖走。到了薩摩藩邸前,新撰組把仁丟進一個房間中。床上的人勉強起身自我介紹。想回去的仁一聽對方的名字時愣了一下。仁覺得有點生氣,因為這些人打了勝仗卻放火。但迫於現況,還是幫西鄉診斷。診斷的結果是盲腸炎併發腹膜炎。

        一聽到仁說治療方法要切開腹部(簡稱切腹),西鄉對仁說如果要動手術會影響士氣,請仁回去。他本來想一走了之,想起佐久間的話,主動向西鄉要求動手術。士兵們騷動起來,仁很生氣的對他們說他之前醫治的都是被他們燒傷的人,對他們來說微不足道的人。比起治療士兵,他還比較想救燒傷的小孩。可是,如果他見死不救,那就跟他們一樣了,變成對生命差別對待的人了。甚至,仁對西鄉下跪磕頭要求讓自己救他。

         這個行為有夠突兀,不過他正在心情激動中,可以理解啦!看到仁這樣的行為,西鄉要求即使自己沒被救活也不許為難仁。這時,仁的旁白說出即使自己再怎麼是個歷史白癡也知道,西鄉是明治維新的領袖。這麼說,你到底是因為他是病人而救他還是因為他是偉人而救他?(╯‵□′)╯︵┴─┴

        雖然只剩一瓶青黴素,可是接到信件的山田說了:「既然醫生說他需要。」然後他就抱著最後一瓶青黴素去薩摩藩邸。你果然也是愛著仁的(誤)。另一方面,仁想著:「如果手術失敗的話,日本的歷史就會改變嗎?但是,仁也這樣想,如果我不在這裡的話,這個人會生病嗎?這是上天的旨意嗎?是想讓我去改變什麼嗎?」然後開始手術。以前看會覺得好逼真,現在看會覺得是好逼真的模型。

         有刺客潛入薩摩藩邸並到達西鄉的房間,也太容易了吧?藩邸士兵趕來,在仁面前殺了他們。看到大受驚嚇的仁跌倒在地,山田打了仁一巴掌,並提醒他正在手術中。兩人完成手術後,仁在薩摩藩邸外看著被殺的兩人的屍體,山田忍不住對他說:「回去吧!」看不出來,必要時山田也是很可靠的嘛!不過這段只是要凸顯古人山田和現代人仁對於殺人這件事的不同反應吧!感覺上。

        回到臨時野戰醫院後,小菊已經死了。一旁的大夫說沒有青黴素就無計可施了。接下來的幾天內,他只能看著病患一個一個死去。龍馬把仁送回江戶,在路上,他對仁說對死者最好的報答方式就是創造一個「來生想活在這樣的國家」的國家。仁想到如果先告訴龍馬,也許他可以逃過暗殺。就要說到重點時,頭就開始痛了。

         船一到江戶,仁就直接往橘家跑,一打開房門,榮卻不在房內。看到健康的榮,仁很激動。榮告訴仁,她吃一口就知道是咲做的。本來不想再吃,喜市卻每天都跑來探望她,還說了他咲的事的看法。聽了喜市的話以後,榮決定治好自己的腳氣。看來喜市前途無量啊!根本就是龍馬以上的嘴砲功。在橘家門口看到榮時,咲本來想跑,榮卻對她說不可以輸給自己選擇的人生,必須要贏。

        仁想著神所允許的(會活)和神所不允許的(會死),界線在哪裡他並不知道。可是手停下來也不會改變什麼,所以,仁決定從可以做到的開始努力。

         大吉屋推出由仁友堂考察的安道名津,可以治腳氣病。去仁友堂看病的人也增加了,他們聽說不只可以看腳氣以外的病,而且藥都是點心。怎麼可能啊?佐分利躲在後面笑著說各式各樣的安道名津啊!你比較想演南方一番吧!還是說你想跟龍馬還有山田一起爭仁?雖然我還想到另一種可能。

         我覺得平井堅的歌滿搭的耶!很溫柔的在「普通生活」中傳達自己的心意。MISIA真的太波瀾壯闊了,不管是歌詞或是演唱方式。如果對照歌曲名稱來講,就會覺兩首歌都很對應主題,所以都很喜歡。

 

         突然發現都沒有寫野風耶!希望下一集她的戲份多一點!

        524,日本要發售「道名津」了。有要去日本的人可以注意一下。

創作者介紹

境中倒影

Doer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Calos
  • 先推....再找時間看完回覆感想
  • 期待~~~

    Doerte 於 2011/04/25 18:02 回覆

  • 阿VV
  • 發售道名津~! 好有趣喔!! 應該很好吃吧~~~XD
  • 沒有實驗過不知道好不好吃耶!
    不過感覺上應該不會太甜,
    因為加的是紅糖!

    5月24日發售是預定,不過也八九不離十吧!
    5月27日是確定要發售花林糖了。
    TBS是不會放過任何一個賺錢機會的!!!(無誤)

    Doerte 於 2011/04/26 20:33 回覆

  • Calos
  • 原來是道名津(Donut)
  • 你發現啦~~
    紅豆或是五穀口味最近也許會熱賣?
    順便說,花林糖基本上就是炸麻花一類的東西。

    Doerte 於 2011/04/26 20:52 回覆

  • Calos
  • 圖片換了耶
  • 雖然被槍指著有種好笑感,
    不過這張感覺比較搭,就用這張了。
    另一方面也想統一格式。

    Doerte 於 2011/05/08 16:1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