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話.jpg

(圖片來源:《JIN-仁-》官網

到底要怎麼選澤呢?仁醫生。

 

安道名津很受歡迎,連仁拜訪松本良順[1](奧田達士)時,松本都希望仁可以向某位大人獻上安道名津。仁問松本對方是誰?松本看了周遭,確定沒人後在仁耳邊悄聲說了對方名字,仁本來以為對方叫「和宮」,是松本的患者。然後他突然想到,驚慌的大叫說:「那是……皇女和宮[2]--」還沒說完就被松本摀著嘴推倒了,他小聲的說:「說出來會惹麻煩的!」他告訴仁,和宮很喜歡吃甜食。她最近將會去觀賞澤村田之助的表演,希望仁可以獻上(安道名津),他也會推舉仁成為奧醫師。

仁難道有看過08年的大河劇《篤姬》嗎?這樣的話,他會知道西鄉隆盛以前叫「吉之助」還有皇女和宮就可以解釋得通了。可是,他知道和宮是皇女,卻不知道她的事蹟就說不通了。很想問南方仁,你的歷史到底考幾分?還有,他真的很不謹慎耶!居然直接大叫……

另一方面,多紀元[3]相島一之也希望向和宮進獻安道名津,所以要福田交出安道名津的配方,以便做符合漢醫的加工。多紀進一步的說仁友堂都是靠他才有飯吃,所以說出配方也不會被罰的。

福田回到仁友堂,看到所有人都露出奇怪的表情。尤其,佐分利你嘴巴張那麼大做啥?果然負責驚訝?福田開口問怎麼了,佐分利很用力的說出要向和宮進獻安道名津的事,然後跟山田一起鬼吼鬼叫。仁連忙要大家安靜點,說是必須保密。你都說出來了還保密啥?然後仁說這件事還沒確定,潑了大家一盆冷水。他認為只要把安道名津的做法告訴松本就可以了。福田也說不要去比較好。佐分利和山田等人連忙衝上去圍住福田。

    咲問仁在煩惱什麼,仁怕自己會突然消失,咲附和著說:「說得也是。」看著咲,仁笑著安慰她也不是馬上就會離開,都這樣過兩年了。咲笑著說自己都忘記了,還向仁說進獻的事就按他的想法去做就好。然後又逃跑了。仁的表情有點自責的樣子?

    仁和咲去拿新的器材。一聽到共五百兩,仁想跟對方殺價,咲卻很直接的說就付這些吧!仁擔心的說那樣就沒錢了,咲卻說會有辦法,還要他先回去。回仁友堂路上,仁想著已經沒錢了,那些治療費都拿來買器材;青黴素是YAMASA醬油的老闆濱口儀兵衛[4](石丸謙二郎)資助;從沒發過薪水給醫生們,包括咲;他最近也和歷史人物牽扯太多,如果加上和宮,也許自己會死在江戶。

    雙親、朋友都在現代,而且待在江戶就沒辦法知道Miki的事。可是他又想到如果可以進獻安道名津,就可以讓仁友堂經濟狀況變得比較寬裕些。仁手上玩的十元硬幣掉到地上,他撿起來時看到了野風。當他叫喚時野風回頭了。超美的!不愧是前花魁。她看到仁也很驚訝。咲去神社祈求仁可以一直待在江戶。

    仁建議無處可去的野風來仁友堂幫忙,雖然沒有薪水,至少不會餓到。野風很高興的問仁為何對她這麼親切?仁總不能說因為野風可能是Miki的祖先吧!所以他說好不容易治好病,希望野風可以幸福。野風的表情似乎很期待是別的答案吧!不過她也只是說:「這樣啊!」

    回到仁友堂的咲問野風為何在這裡?難道是癌症復發?野風一聽忍不住笑起來,還用袖子遮臉,仁也跟著笑了。野風說咲一點也沒變。話說咲那個驚訝表情根本就跟佐分利學的吧?野風告訴咲自己會盡力做些什麼的。天一亮,野風就在打掃仁友堂,醫生們都看呆了,變成像鸚鵡一樣只會重複野風講過的話。

    咲去典當自己的衣服,走出當鋪外被恭太郎撞見。他問咲,仁知道她這麼做嗎?咲說不想讓仁為這種事操心,這種情況只是暫時的。

    澤村田之助(吉澤悠)向仁要安道名津的做法,說要編進劇情裡,還向仁說了他口中的「日本最寂寞的公主」的事。聽到不能再回故鄉,仁應該很有感觸吧!仁回到仁友堂,聽到佐分利問正在打掃的野風故鄉在哪裡?野風說自己哪有什麼故鄉?自己進吉原前父母都已亡故,沒有可以回去的地方。仁突然想到什麼,便衝出仁友堂。

    再回來時,他宣布要進獻安道名津。所有人都很高興。仁還向咲要求一同前往。野風在一旁笑著看著大家。看著沒有笑容的咲,野風露出難懂的表情。福田皺著眉,身體有些發抖。他想起多紀要自己去破壞這次進獻。

    隔天就是進獻日,佐分利問仁有衣服嗎?仁反問身上那樣的不行嗎?佐分利說對方可是宮樣,仁才發現大事不妙。你那身沾滿麵粉的髒衣服最好可以啦!看到咲已經準備好衣服,仁很開心的問是哪來的?咲說是跟哥哥借的。

    咲問仁怎麼會突然想進獻,仁說了他從田之助那裡聽來的和宮的事,就決定自己去了。而且還有野風的事,她沒有家,去其他地方大概也很難謀生,所以留在這裡比較好。咲接著說野風也許是Miki的祖先。仁卻說因為那個(乳癌)手術,Miki也許不會出生,現在做什麼都無濟於事,至少希望野風可以幸福,這是他唯一可以做的贖罪。

    聽到這裡,本來在整理衣服的咲的手停下來。發現咲愣著,仁問她怎麼了,她說突然覺得自己有點可憐了。所有人都不能改變仁的意志,Miki卻可以輕易做到。說完後,咲突然發現自己說的不得體,所以勉強笑著強調只有一點點喔!

    仁翻了帳簿才發現咲典當了衣物支付生活費,也才發現那件正式的衣服不是跟恭太郎借的,是典當自己的衣物後買的,忍不住熱淚盈眶。可是以他的身分和心情,到底該說什麼呢?

    目送仁和咲離開後,大家都回屋裡去,只有野風還看著。山田問她怎麼了?野風說她覺得很奇怪,為何仁和咲都對她這麼親切?

    松本看到安道名津以後說要先送去試毒,再拿給和宮吃。沒想到,和宮(黑川智花)卻突然出現,要松本把盒子打開,她拿了一個就吃起來。旁邊的人說還沒經過試毒,和宮卻說這不是點心,是藥。然後和宮問了旁邊的兩人的身分,松本說了以後,和宮說可以把臉抬起來,仁就立刻照做,還笑得超‧開‧心。松本馬上說第一次是不能抬頭的,後面的奧女中[5]全都在瞪他。和宮卻笑著說藥很好吃。

    在戲要開演前,幕打開的一瞬間,和宮卻突然倒下。田之助好可憐,都裝扮好,架勢也擺出來了,卻因為和宮倒下啥也沒演到,想要取悅她的心願就這樣落空了。松本告訴仁,和宮可能中批霜毒,他要用油和明礬粉解毒,仁建議直接洗胃,由他指示,松本操作。

    然後開始洗胃。結束後,奧女中們要逮捕仁和咲,因為和宮吃了他們的點心。上臈御年寄[6]認為仁可能是故意下毒來展示自己的才能,所以仁和咲都被逮捕了。仁辯駁自己什麼都沒有做,希望至少放了咲。御年寄說不管怎樣,那兩個人都應該被審問。松本很生氣的說:「的確呢!包括試毒的和大奧的各位。」

    仁只剩一條兜襠布被丟進大牢,咲也被關進單人牢房。話說演牢名主[7]宇梶剛士笑得好噁心啊!第一次看到他這麼表演。沒帶買命錢的仁馬上被狠打一頓,綁起來丟廁所旁邊。牢名主拿走咲特地買給仁的衣服,然後丟給他一件爛衣服,說是做為交換。仁問穴之隱居[8]說女人也會受到這種對待嗎?那人只是笑而不答。

   恭太郎向仁友堂的人說了仁和咲的事,佐分利問說經由審判會還給仁清白的吧?山田卻說關進大牢就有可能會在審判前死亡,如果有買命錢的話就可能會出來,還解釋了何謂買命錢。你也太清楚了吧!難道你有經驗?野風突然說她要離開了,如果被當作同伴,會被說閒話。反正也找到不錯的工作。然後就走了。恭太郎嘴角揚起一絲笑意?然後恭太郎很嚴厲的問福田是否知道什麼?佐分利立刻衝上去抓著福田的衣領要他快說。

    牢裡,仁看到屍體,牢名主告訴他不交錢就會變那樣。仁說自己的錢都是患者僅有的救命錢,連夥伴們都沒碰過,所以他一分也不給。然後就被抓到旁邊去處理了。聽到仁可能會死,咲祈求上天,之前她都希望仁不要回去未來,可是現在她希望仁可以立刻回到未來。仁看到了未來的風景,想著可能是幻覺,如果這樣死了是否就可以回去了?可是回去就無法知道咲的狀況了,無法回報那個笨拙的溫柔,無法看見那個笑容。仁掙扎著,然後咬了摀住他口鼻的手。

    佐分利去向松本報告,說是多紀威脅仁友堂的醫生破壞這次進獻,所以一定是醫學館的陰謀。松本說那就沒辦法了,因為這次的事件會由醫學館負責。佐分利居然變成密探?

    被仁咬手那個人很生氣的想扁他,牢名主卻突然大叫起來。

    預告中,仁的左臉頰似乎受傷得很嚴重,接下來他會變成黑傑克嗎?

 

    大澤身材好壯啊!挨打時超有真實感的。雖說叫他脫是可以吸引女性觀眾啦!可是這種劇情會讓很多人看不下去吧!

    上一集是山田戲分多,這一集是佐分利,下一集會是福田嗎?

    黑川和宮好可愛啊!比堀北和宮適合多了。NHK的化妝雖然很考究,不過很冏的還滿多的。

    官網中有特別為電視劇版和宮穿襪子做說明。原著裡從頭到腳都是御所[9]風,並且因為沒有天皇允許,所以沒穿襪子,就算冬天很冷,還是光腳走在地板上。電視劇版故意要營造髮型是御所風,身上的穿著卻是幕府風的新的和宮形象,所以她就穿上襪子了。

 


[1] 在將軍的後宮,大奧的醫生,職稱是奧醫師。蘭方醫(西醫),西洋醫學所負責人。

[2] 孝明天皇同父異母的妹妹,明治天皇的姑姑,德川幕府第十四代將軍德川家茂的正室。

[3] 奧醫師,本道(漢醫),醫學館負責人。

[4] 企業家,政治家,對日本近代醫學有貢獻。

[5]大奧的侍女。

[6] 大奧的幹部的最高等級。和宮身邊的是從京陪嫁來的,所以梳皇室慣用的髮型。

[7] 牢裡的老大。

[8] 牢裡的幹部之一。

[9] 皇宮。

Doer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