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話.jpg

(圖片來源: 《JIN-仁-》官網)

醫療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消失的仁看到阿初長大後舉行婚禮,嫁入南方家,生子,仁出生的家中走出來的卻不是仁自己,雖然那個小男孩也叫「南方仁」。然後消失的仁又出現了,阿初卻發生DIC(彌散性血管內凝血),也就是血管內發生大量血栓,把血小板和凝血因子大量消耗以至於大出血的狀況。最後阿初還是因為失血過多而死。

  仁看到自己送給阿初的紙飛機,覺得很自責,因為阿初是要撿紙飛機才受重傷。仁告訴咲他看到的影像,還猜想自己的命是否是是用阿初的命換來的,如果阿初沒死,他可能就不會出生了。咲安慰仁不是他的錯,還說如果命該如此,就算不是追只飛機也可能會因為別的原因而死。仁認為也許上天正是要告訴他自己根本無法改變什麼。

  勝來拜訪仁,告訴他寺田屋發生的事。在勝去看青黴素粉末化的研究時,恭太郎趁機問仁對咲的看法。仁說自己能做的只有把咲培養成醫師,咲也是這麼希望的。自己來路不明,沒有人會想和幽靈一樣的男人在一起的。

  仁正在想如果不是為了改變歷史,自己為何會被送到江戶來時,田之助來拜託他去看一個病人。那人是田之助的師兄,天才演員,大和屋的坂東吉十郎吹越満。田之助希望能讓已經嚴重鉛中毒的吉十郎再一次站上舞台,仁卻認為不可能,為此,田之助向仁發了脾氣。最後,仁決定把吉十郎運回仁友堂治療,並把吉十郎的兒子與吉大八木凱斗也一起帶回去。

  咲負責食物;佐分利負責臨床看護;福田負責中醫解毒。為了測試解毒的效果,仁決定啟動動物實驗,用老鼠。福田覺得很殘酷,卻只能接受,為了醫學。

  治療很順利,但是與吉並不高興。咲猜想父子倆是否吵架了?佐分利認為與吉大概希望父親不要上台,而是好好休養。

  因為治療太順利了,吉十郎甚至能站起來,仁總覺得哪裡有點奇怪。餵食中藥的鉛中毒老鼠卻一點起色也沒有,仁忍不住激動的問福田沒有其它藥物了嗎?

  咲認為仁太投入這次的治療了,仁回答自己並不想輸,想要完美的治療而不只是延長生命一陣子。咲認為醫學歸根到底都只是在延長人的生命,因為人終有一死。如果吉十郎本來就能活得更久,即使仁沒有來到這個世界,也不能稱為勝利吧?仁忍不住問了,自己到底為什麼被送到這個世界來呢?

  因為找不到所要的劇本,吉十郎便毆打並逼問與吉,佐分利連忙把吉十郎拉開。吉十郎認為是與吉把自己的劇本扔了,因為討厭自己,想妨礙自己登台。面對不說話的與吉,吉十郎拿起碗想丟他卻被佐分利阻止,佐分利告訴吉十郎並不是要讓他打孩子才治療。吉十郎叫與吉收拾東西並離開仁友堂。

  仁決定先去看狀況再決定接下來的治療。佐分利站在另一個房間,只露出半個人是想怎樣?嚇人嗎?

  劇團裡,吉十郎排練的狀況很不好,其他人都覺得沒辦法登台。仁和咲連忙上去查看。吉十郎認為自己沒問題,把仁推開,佐分利卻突然從人群中冒出來,笑著說是自己忘記打止痛針,還告訴其他人只要一下子就好,不用擔心。

  仁問田之助為何要讓吉十郎上台,田之助對他說了真相。吉十郎曾拋棄家庭,有天,與吉來投靠已經病重的吉十郎。吉十郎希望與吉可以學習戲劇作為一技之長,但與吉並不想學。田之助本來想幫與吉找其他工作,但吉十郎希望可以讓與吉看到自己喜歡的歌舞伎,看到他上台表演,讓與吉明白就算是他這樣的人也是有可取之處,這樣對與吉比較好。田之助問仁,生命的意義只在於長短嗎?

  吉十郎問佐分利為何幫自己說話,佐分利說自己想繼續學醫,所以可以理解他想追求技藝的心情。於是兩人大和解?!

  仁又找咲去草原談心,咲告訴仁,也許他被送來是為了某種超越生活的東西。當仁這麼想的時候,背景音樂好詭異啊!

  另一方面,福田想著要讓吉十郎的身體轉好,盡心調配了新藥。仁很感激的說會讓吉十郎服用。佐分利則在劇場裡照顧吉十郎。仁還和橫松中江大樹一起設計支撐關節用的輔具。話說,橫松上一集發明離心器,這集又幫忙設計輔具,接下來不會還有別的吧?

  咲決定去搬動之前被與吉移動過的石塊。就在仁要出手幫忙時,咲已經把石塊整個翻動,露出被與吉藏在底下的劇本。

  正式演出那天,仁幫吉十郎做了檢查,佐分利也說會在一旁待命。咲告訴吉十郎要去找與吉,卻在找到與吉時聽到吉十郎倒下的事。她連忙抓起與吉的手跑到吉十郎旁邊。

  最終吉十郎還是放棄上台,讓別人代他演出。在房間裡,在仁的輔具幫忙中,吉十郎終於又站起來。與吉忍不住跑出房間,卻被咲抓住,咲說中了與吉的心情,也希望與吉可以看到藉著演戲想對他說話的吉十郎。吉十郎為與吉演出只屬於他的朝比奈,也感動了與吉。他決定拜田之助為師,認真學戲。

  仁領悟到醫學的目的有時不在延長性命,甚至可能會縮短性命,但是卻留下了一些東西。所以他也想留下一些什麼。

  看著正在努力研究青黴素粉末化的大家,咲把蒸餾水加入高濃度酒精中要做消毒用酒精,但是酒精卻變白了……山田發現加入酒精中的不是蒸餾水,而是青黴素溶液。因為酒精的脫水作用,青黴素就結晶了,只要把酒精過濾,就可以得到粉末化青黴素。搞了半天,原來是咲發明青黴素粉末啊!(誤)

  龜山社中不做青黴素生意,怕是影響仁友堂的安全。咲卻說如果不是為了這個目的,為何要把青黴素粉末化?所以仁下定決心要到龍馬那裡去。

  TBS在片尾打出公告說動物出場的鏡頭都是有專家在場,並且在考慮動物的健康狀態和安全下進行拍攝。難怪蒸老鼠時不用戴口罩(大誤)。不過黃褐色老鼠真的好可愛呦!找牠們來拍攝真是有夠犯規的。也難怪福田覺得很不忍心了。

   

        官網說,上一集的阿龍裸背是替身(如果我沒會錯意)。

     這集演座頭(可能指劇場老闆)的演員瀬川菊之丞本來就是歌舞伎演員,不過關於歌舞伎的演出是請日本舞藤間流的傳人藤間蘭黃指導。扮演中岡慎太郎的市川龜治郎也是有名的歌舞伎演員,而且男女角色都能演。

        演與吉的大八木凱斗真的有像漫畫版的與吉耶!

    東一開始要救龍馬的表情超恐怖啊

       下一集是仁千里尋夫嗎?

創作者介紹

境中倒影

Doer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Calos
  • 瀰打錯啦~(再挑
    漫畫版的阿吉~是兩津勘吉嗎?(大誤
  • 我照抄的資料是寫那個字,
    而且這個症狀中文翻譯有很多不同名稱。
    所以記住英文簡寫比較重要。(裝死)

    其實是鬼塚英吉。(繼續誤)

    Doerte 於 2011/07/05 11:3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