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話-2.jpg

(圖片來源:《JIN-仁-》官網)

戰爭……

 

  仁應松本之邀去長崎,留下大家看守仁友堂。山田正在教如何製作青黴素;咲忙著打理內外。令人驚訝的是,咲會看英文啊!雖然不是很難的。喜市居然跑去仁友堂,吃著安道明津跟咲聊天。這置入性行銷好明顯!!!福田和佐分利外出教學卻遇上暴動,只能在一旁看著米店被搶。回到仁友堂,佐分利把這事告訴大家。福田也忍不住說自從幕府要討伐長州後,物價就上漲了。

  仁在長崎精得館上課時,只有一個老先生岡田(淺野和之)會舉手發問,跟他在西洋醫學所差好多。仁認為這也許跟主持精得館的醫生Anthonius Franciscus BauduinGreg Dale),對他來歷感到疑惑所產生的不友善態度影響所致。話說Dale演得還真不錯,表情和語言都很到位。不過,當他指責仁說謊時的表情為何看起來那麼嫉妒啊?仁在解釋自己失憶時看起來就是謊言嘛!他真的好不會說謊啊!

        仁會來長崎另一個原因是想告訴龍馬關於暗殺的事,卻都沒有遇到。突然,他聽到很熟悉的聲音前來求醫,連忙尋聲而去,果然是龍馬!仁的臉上漾開笑容。發現是仁在叫自己,龍馬很驚訝。仁很激動的表達自己的興奮之情,並且緊抱住龍馬!!!這是啥?你吃到龍馬的口水嗎?

  Bauduin檢查了病患Thomas Blake Glover(Will Geluk以後,告訴龍馬,Glover視力不受影響,但是會淚流不止。接著就把Glover推給仁處理,說是既然不肯說自己的來歷,就拿出真本事。龍馬這時突然跳出來幫仁說話,還挑釁回去。可是看到仁面有難色,龍馬又有點心虛的問仁沒辦法嗎?

  Glover淚小管被砍斷,在縫合傷口後會因為沾黏,導致淚小管阻塞,並造成淚流不止。因為江戶沒有可以放入淚小管防止沾黏的矽膠管,仁就拜託龍馬幫他找來「某種東西」。

  手術室裡,Bauduin和其他人正在等仁。他們交談的語言「應該」是荷蘭語吧!不過聽起來似乎是德語?搞錯我也認了。因為我不會分辨這兩種語言。而且,荷蘭語似乎也是古德語演變而來?

  手術室的門一開,朝田龍太郎……不,南方仁走出來。那個背景音樂跟運鏡真的會以為是朝田要出來了。他頭上戴著奇怪的眼鏡,仁向大家解釋眼鏡的作用。然後他問是否有照明器材,有人拿出田中久重發明的無盡燈,一種靠空氣壓力自動補充燈油的油燈。然後手術開始。話說,這段的配樂有夠《醫龍》,沒看畫面大概會以為是朝田在動手術吧?雖然是很怕的眼睛手術,還好只照手術部位的眼睛時,還滿容易接受那是模型的,所以沒有到很排斥。

  仁用龍馬找到的鐵絲代替矽膠管。手術到一半,眼球突然動了,受到仁的手術震撼的Bauduin主動上前幫忙。結束後,Bauduin不但為仁拍手,還與他握手言和。

  Glover手術動完後,仁又開始尋找龍馬。找到後,仁很高興的跑過去,卻看到東和龍馬一起。仁問起東怎麼會跟龍馬在一起,龍馬若無其事的對東搭肩說他是長州派來保護自己的。仁一聽,笑得很開心。龍馬聽到Glover隔天就可以回去,就告訴仁他還有事要處理,而且瞬間換上笑臉說他很快就回來。有事要說的仁有點失望的樣子。

  龍馬在Glover家等他,本來很開心衝上去迎接他卻因為看到仁而愣了很久。仁告訴龍馬他來熟悉出診地點。然後仁就被龍馬丟到另一個房間,自己推著Glover去另一個房間。龍馬和東是為了從Glover家運走大批槍械給長州而來,而且還用昆布當掩護。

  被丟下的仁正在想Glover的名字似乎很熟悉時,卻聽到院子裡有聲音。他探頭看到昆布掉落,露出裡面的槍。看到龍馬在看他,仁嚇了一跳。龍馬把實情告訴仁,還要他保守秘密。仁一答應,他就馬上要離開了。話說這段槍掉落演得好假,很明顯就是故意整個弄掉。

  龍馬找仁去拍照,仁很擔心正被通緝的龍馬會暴露長相,龍馬卻說就算會被殺,但是可以和仁一起拍照,會留下照片比較重要。這就是歷史上有名的那張照片?雖然內野擺出了和龍馬一樣的姿勢,但真品拍得比較側面一些。這是想說,這張照片是虛構的嗎?

  仁聽著龍馬說軍火買賣很好賺的事,卻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仁認為龍馬變了,龍馬卻說自己一點都沒變。龍馬還在考慮青黴素在戰爭中好不好賣的問題,仁卻潑冷水的說粉末化後也不耐熱,搬運也不容易,所以最好的方法就是在各地建製造所。龍馬問起仁友堂的經營,仁也只好傻笑說總有辦法。龍馬又說他本來想要讓仁大量製造,然後他大量賣出,也許可以降低成本。

  仁脫口說了健康保險(醫療保險)的事,卻在龍馬追問時意識到自己不該說。聽到仁說很想說,龍馬笑說變了的人是他。但是仁最後還是說了,龍馬的表情看起來就是:這好像可以賺錢耶!聽了仁的講解以後,龍馬覺得這種想法很好。正當龍馬很高興的在想保險的資金來源時,仁想告白……就在要說出關鍵字時,仁又開始劇烈頭痛。龍馬問他是不是得了什麼病?仁說自己只是喝多了。最後,龍馬邀請仁一起去長州。從龍馬口中聽到他現在正在做的事,仁有點無法接受。

  在船上,龍馬問起勝的事。仁想起之前勝說的不想脫離幕府的理由,並不是為了德川將軍家,而是想保護江戶。仁問龍馬,支持薩長不就是和勝為敵了嗎?龍馬說了清國(清朝)被列強占領的事,認為仗一定要打。

  恭太郎去拜訪勝,恭喜他復職。勝卻很不開心的說了幕府仰賴法國的事,認為幕府和長州打仗,只會讓法國得到好處。恭太郎問勝,龍馬和這場戰爭有無關系,勝說了他知道的傳聞,還說就算是真的,他也不覺得龍馬是敵人。恭太郎去找咲,說出自己的擔憂:如果仁遇到龍馬,可能會被捲入征長之戰。

  龍馬把仁介紹給桂認識。仁聽到桂的名字時驚訝了一下,只能推說久仰大名。桂聽到仁的名字後,說了久坂告訴他的事。仁本來想實際使用青黴素給桂看,對方卻說大概用不到。

  龍馬帶仁去戰場觀戰。看到幕府軍敗陣,龍馬顯得很高興,他認為都由農民組成的長州軍能贏過幕府軍,代表了武士時代的結束。身為長州人的東帶著笑意附和龍馬。仁卻高興不起來,他說自己分不清楚那些是幕府軍,哪些是長州軍,只看到同一個國家的人在互殺。分不清幕府與長州還不是因為你歷史不好又沒看《龍馬傳》。不過,原來第一個提出日本國概念的不是龍馬,是仁啊!!(大誤)

  這集戰爭殘酷程度比第一集有過之,除了噴血噴很多以外,印象最深的是腳邊有屍體還要往前衝。而那屍體可能是往前衝的士兵的親戚。就是說,就算是自己的兄弟親人被殺,還是要往前衝。大概因為是臨演,也因為是假的,所以會奮力向前衝,可是配上仁的悲傷表情,就覺得畫面瞬間殘酷起來。

  離開戰場後,龍馬心情大好,但是仁卻沒有精神。仁問龍馬要建立新國家只能打仗嗎?話還沒說完就有傷兵出現在附近。因為是敵對的士兵,為免對己方不利,長州的護衛拔刀相對。龍馬要其他人先走,然後告訴仁這就是戰爭。當龍馬催促仁離開時,仁卻跑去治療傷兵。

     仁對龍馬發了脾氣,說現在他只是個武器商人,只是靠殺人賺錢,(戰場上)那些人也許就是被龍馬賣出的槍枝打傷。龍馬解釋這場仗非打不可,仁反問打仗是國家統一的唯一手段嗎?如果靠打仗統一國家,以後還會有戰爭的。仁的關鍵詞:「暴力只會換來暴力而已。」龍馬反駁,如果先被殺就完了。在寺田屋之後,他認為如果不先制住對方,就無法說出自己的想法,也就無法改變世界。仁說發動戰爭的人都這樣想。龍馬反駁仁只會說漂亮話。聽到龍馬的話,仁有點驚訝,龍馬倒是理直氣壯,一副:「不然你說個方法啊!」的表情。仁最後對龍馬吼說自己也是在為國家更好而戰鬥著,只是以我的方式。然後他就去救人了。

  龍馬決定轉身離開。

  仁幫傷兵處理好傷口後,還帶著他們去找休息處。幕府士兵說那是長州的土地,農民也有士兵的性格。仁決定先去敲門再說,沒想到是空房子。仁很高興的要去告訴那些傷兵時,他們卻在仁面前被長州兵射殺。

         射殺完畢,那些士兵就撤退了。仁居然沒被射殺!!!到底是因為他是主角還是因為他看起來不是武士呢?決定選擇相信是後者,感覺上比較合理。如果那些長州兵都是農民,應該會不想波及平民吧!

  想著仁的話,龍馬決定折回去找仁,卻摸到血並發現一顆彈頭。沿著血跡,龍馬發現被射殺的士兵屍體整齊的擺在屋內。仁跑去幕府軍陣營要求救治傷患,並在幕府幫助下回到長崎。他認為可以說出保險的事大概意味著不能直接介入當下的歷史狀況吧!不能改變幕末的歷史。

  岡田來向龍馬辭行,並說出自己的真名:田中久重。仁很高興的問他是否就是製作無盡燈的田中?他告訴仁自己若用真名,可能會讓其他人分心,所以拜託Bauduin讓他用假名。仁訝異於田中什麼都會做,田中卻說都是為了讓人感到快樂,所以才做的。聽到仁說羨慕自己,田中有點悲傷的說了自己兒孫無端被殺害的事,並告訴仁,大概是被捲入時代的漩渦中迷失了自己,所以才發生這樣的事。仁說自己的朋友也被捲入漩渦中,自己卻沒有把他拉出來。田中告訴他,做為朋友,不是要一起深陷漩渦,而是要成為對方的路標。這啥?Heidegger?他也認為,仁自己就像是無盡燈一樣。

        送行時,仁把自己從現代帶來的手電筒中的燈泡送給田中,還說如果做出來,就可以輕易實現比無盡燈更簡單的長時間照明。田中看到那個小燈泡後又驚又喜的問起仁的來歷,他還是一樣傻笑帶過。原來仁才是東芝燈泡的推手啊!(大誤)田中很高興的告訴仁,如果成功做出來一定告訴他。

         龍馬坐在海邊,告訴東自己大概走偏了,然後把撿到的彈頭丟入海中。

         野風正為聽到仁活躍的事高興著,卻發現自己身體的異常……

  恭太郎的上司(中原丈雄)派和龍馬有交情的他去打探龍馬的消息……

  最後一幕是仁在船上睡覺,接著福馬林君越來越近的畫面,看起來好像是他的夢啊!

 

        看到龍馬叫大家往前衝時,我好像看到真人版兩津勘吉。那個表情跟那個眼眉皺在一起的感覺比香取勘吉還像啊!

 

Anthonius Franciscus Bauduin

  荷蘭法裔,大學畢業後進入軍隊服役並教授醫學,專長是眼科。在日本時不但主持精得館,還改良一些藥物,對日本近代醫學教學有貢獻。他還喜歡拍照,留下不少照片。

  看到他,不知為何就想到馬偕,大概是因為都是外國醫師吧!

  

Thomas Blake Glover

  《仁醫2》裡被砍到臉的衰人,看過《龍馬傳》會對他比較熟悉。他是英國人,軍火商,在日本貿易,和長崎的巨商多有往來,龍馬就靠他以薩摩名義進口槍枝後賣給長州。明治以後經營煤礦生意,但後來破產,礦坑被三菱財閥創辦人岩崎彌太郎買下。和日本女性阿鶴生了一個兒子。

 

田中久重

  筑後國久留米(福岡縣久留米市)出生,日本近代著名的發明家。受到玳瑁細工師的父親影響,從小就對機械感興趣。做過劇中提過的無盡燈、自動人偶、電池、萬年自鳴鐘、蒸氣機關車等,還有懷中燭台,甚至能造蒸氣船。晚年設立田中製造所。久重死後,製造所由他的養子田中大吉(二代目田中久重)繼任,並移到芝浦,成為現在的東芝(Toshiba)的前身。

 

TanakaPerpertualWatch.jpg

(萬年自鳴鐘)

         萬年自鳴鐘,舊名萬歲自鳴鐘,真品放在日本國立科學博物館,複製品放在東芝科學館。是田中久重最高傑作,他死後,萬年自鳴鐘曾故障。2007年,被日本政府認定為機械遺產第22號。

東芝網站介紹田中久重作品


延伸閱讀:《仁醫2》第六集感想之另一種感覺

, , , , , ,

Doer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Calos
  • 自動人偶!?他應該是多拉A夢的祖先吧,那田中就是多拉A夢祖先的老杯………………
  • 原來還有這種說法!!(大驚)

    Doerte 於 2011/06/01 21:10 回覆

  • Calos
  • 照片中的兩位是福島戰士嗎?
  • 你覺得呢?

    Doerte 於 2011/06/01 21:0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