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話.jpg 

(圖片來源:JIN-仁-官網)

是誰的願望?

 

  果然仁就是在作夢,他夢到Miki看著病人說龍馬也是這樣的……

       上司要求恭太郎打探龍馬的消息,並命他為奧詰步兵頭。榮雖然不知道這是怎樣的官,但是聽完恭太郎的解釋後覺得很高興。

  仁終於回到仁友堂,不過沒人理他,卻在門口看到一堆青黴素製造許可證。沒多久,所有醫生都跑出來佐分利非常興奮的說他們等他回來等很久了,然後一邊要閃避許可證,一邊要衝向仁時直接滑倒。果然他負責耍寶嗎?難怪你某一世是平塚。

  咲幫仁洗腳,仁卻說怎樣也習慣不了。未來的世界並不會有人這樣幫人洗腳。

  恭太郎來訪,仁說了他在長崎遇到龍馬,可是最後吵架了。恭太郎告訴仁世局動盪,希望他儘量不要和龍馬來往,因為幕府已將龍馬視為敵人,咲也在這裡。仁說自己很擔心龍馬,也有勸他。恭太郎一聽,就請仁忘記自己剛說的話,咲卻很疑惑的看著恭太郎。

  仁疑惑的說恭太郎似乎發生什麼事,咲認為還是不要告訴恭太郎關於龍馬的事,因為恭太郎是旗本。

  長崎的清風亭裡,土佐藩參政後藤象二郎宮川一朗太要求龍馬幫他一把,以免土佐落後於時代。在看過《龍馬傳》裡青木崇高演出的後藤以後,看到宮川象二郎好不習慣啊!青木象二郎特地增重後加上有點狂野的鬢角,看起來就像隻老虎一樣,既霸氣又有威嚴。宮川象二郎的演出和台詞看起來就是普通鄉下人,令人不禁懷疑,這真的是階級嚴密的土佐藩的參政,上士後藤象二郎嗎?有點像是在吹捧龍馬。好吧!不要太計較好了,反正跟江戶比起來,土佐的確是鄉下。

  歷史白癡的仁開始回想龍馬暗殺的正確時間,似乎就是在大政奉還到明治開始之間……然後他想起在夢中,Miki說的話。她到底因為什麼才說出那些話呢?當仁寫出「暗殺」二字時,他又開始頭痛。他認為繃帶人就是他自己,引發頭痛的原因是那個胎形腫瘤。最後只能把紙揉掉。

  仁跑去找勝要問幕府的情況,勝很不高興的說不知道,因為他又被支開了,慶喜看他不順眼。但勝還是說了薩摩要召開四侯會議:由薩摩、土佐、越前、宇和島以及慶喜一起議論國事。他認為薩摩的目的是要讓天皇免去長州的處分,然後一起倒幕。仁問這和龍馬有關嗎?勝說土佐突然冒出來,不就擺明這事和龍馬有關嗎?仁還問了「今年」是哪一年,但是他搞不懂當時的年號,所以又問了西曆。勝告訴他是1867年。

  咲把「才谷梅太郎」寫的信交給仁,咲說看字跡應該是龍馬寫的。本來要走進仁友堂的恭太郎一聽到「龍馬」,連忙躲起來偷聽。裡面是龍馬和仁一起拍的照片,後面還附了一首歌:「長芋之中長出的蟲子們,是否也能在江戶的芋中築巢呢?」咲認為,長芋指的是長州和薩摩,因為薩摩芋很有名。仁的推論是長州和薩摩要盤踞江戶(佔領江戶)。咲認為有這種可能。一聽到這話,恭太郎便離開了。仁叨念著龍馬還是沒聽他的話,咲連忙說還有野風的來信。

  野風在信裡說了幕府許可她和流龍結婚,希望仁和咲一起去橫濱參加婚禮。咲想起野風來仁友堂探望他們那一天說過的話,希望他們(仁和咲)要幸福。面對仁的詢問,她只是說沒想到幕府會許可野風和外國人結婚。(很好騙的)仁一聽,很高興的說野風很厲害。

  看著正在看照片的仁,咲告訴仁那首歌很難理解,如果只是不接受他的話,有必要特地寫信來嗎?仁認為龍馬想讓他認清自己的話不過就是紙上談兵。

  到了橫濱的外國人居留區,咲覺得好像到了別的世界。仁告訴她,以後會有更多這樣的建築。咲說感覺到時代在變化。仁看著她,覺得咲在不知道接下來幕府的狀況下,會不安吧!咲突然貼近仁,笑著問他可以告訴她接下來會發生什麼嗎?那個笑容好可愛啊!仁突然愣住。話說回來,這傢伙是個歷史白癡啊!咲妳問錯對象啦!看到說不出話來的仁,咲笑著說沒有不安是騙人的,可是她可以做的就是用自己的手,即使多救一個人也好。

  流龍的宅邸裡,僕人送上黑咖啡。咲看著眼前的黑水疑惑的說是藥嗎?仁笑著告訴她是西方像茶一樣的東西。然後仁就很自然的拿起來聞並喝下。咲看到後決定也試試,喝了一口卻露出很苦的表情,反問仁覺得好喝嗎?仁告訴她慢慢就會喜歡的。

  正當咲要喝第二口時,野風和流龍出現。野風對咲說她可能會不習慣,但是他們會盡力招待的。然後野風就要帶仁和咲去房間,還補了一句:兩個人住一間就夠了吧?看到兩人疑惑的表情,野風也感到疑惑。最後還是分開住。

  野風問咲,仁還是常提起自己的心上人嗎?咲卻反問野風為何只說她會不習慣?野風用仁曾給西洋的醫師上過課,所以應該已經習慣了帶過,還說咲在意的地方很奇妙。

  晚餐開香檳,仁也很開心。一聽仁說會上癮,咲也大口嘗試,香檳的氣泡在嘴裡感覺很新奇。野風覺得仁似乎很習慣喝香檳,便問他是在哪裡喝過?仁有點驚慌的說在橫濱和長崎喝過。野風聽到後笑起來的表情似乎別有用意?流龍稱讚起野風,說她聰明、懂應對,法語也說得很好,就算帶回法國也不會出醜。仁和咲才知道流龍想回法國。野風卻說不要再說她的事,反問兩人何時成親?

  正當仁要老實說出自己被發卡的事時,咲卻突然拿起酒杯一飲而盡。話說那個「哈!」的表情超難看的,咲都沒形象了。犧牲好大。然後咲繼續狂喝紅酒喝到醉,被仁扶著走。

  兩人不小心跌在地上時,咲忍不住問:野風真的幸福嗎?說不定只是作作樣子。她本來就擅長說謊。然後她又反過來想自己,是否真的可以擁有幸福?當她說完自己是仁的祖母的祖母輩時,笑著,躺‧地‧上。《鹿男》的藤原道子上身?

  回到餐廳,野風還等在那裡。她告訴仁,有個病人在等他。到了房間裡,野風脫下衣服,並告訴仁,病人就是自己。仁檢查後說了自己的判斷,如果是癌症復發,那就是擴散得滿嚴重了。仁忍不住自責的下跪道歉,野風卻說是仁救了她,所以才有這種幸福的人生。

  野風還問了存活率並說了自己懷孕的事。一聽到二年存活率是五成,她喜極而泣的說兩年的話,就可以抱抱這個孩子,看到他笑,聽到他的聲音,也許還能牽著他的手一起走……

  仁友堂裡,恭太郎翻了仁的私人信件,並拿走一些。佐分利和山田循聲而來,卻沒看到「小偷」。山田認為是佐分利的錯覺。

  野風說流龍知道自己懷孕的事,但不知道癌症的事。因為分娩會造成母體負擔,所以仁希望她可以和流龍商量。野風告訴仁,這個孩子是她的夢想,因為她可能不久於人世,但小孩還能活幾十年。如果他也有小孩,那麼她的血將會留到後世,化作子孫的血肉眼睛,那麼就可以看見了吧?仁問她看到未來嗎?野風只是笑而不答。然後就把仁給趕出去了。

  咲不但睡過頭還宿醉。因為中途就沒有記憶,她問仁自己是否說了什麼奇怪的話?仁說沒有。野風一邊幫咲倒飲料,一邊附在她耳邊說她有問仁何時要與她結婚?看到咲驚訝的表情,野風又說是玩笑話。看到咲放心的表情,又說不是玩笑。把咲耍得團團轉以後,就說要去教堂,把咲丟下。這段好有趣啊!

  在咲追問下,仁說了野風癌症轉移和她想生產的事。一聽到這是野風的夢想,咲更確定野風聽到她和仁說的話了。咲問仁,有沒有可以安全取出胎兒的方法,仁說了帝王切開術(剖腹產),可是如果以他所用的麻醉法,胎兒無法存活,所以只剩自然分娩。幫野風找好的產婆對她的身體負擔最小。咲看出仁的擔憂。

  野風和流龍的婚禮上,咲告訴仁她認為野風的夢想會實現,因為這是在這個時代的野風的意志想改變未來,那這就不是該被修正的歷史。面對不理解的仁,咲說野風也許知道仁是從未來來的人,並且他所喜歡的Miki是自己的後代,所以才想生下孩子。當然,這也是流龍的孩子。最終,野風大概想創造可以再一次和仁相遇的那個人。

  野風把捧花丟給咲,什麼也沒有說,只是笑著,頭也不回的走了。仁告訴咲,傳說接到新娘捧花的人會是下一個得到幸福的人。咲問仁是否可以讓她幫野風接生,因為這樣就可以排除仁,而成為只屬於當代人的歷史。仁突然想起他曾夢到的,Miki說會再見的事,原來是指這個。

  仁說了他和咲想的生產計畫,野風很感動。聽到野風的身體可能無法承受分娩,流龍告訴野風不要勉強,只要她陪在他身邊就好。野風一邊安慰流龍一邊表達自己的決心,她認為這是對流龍的一點回報。流龍也只能把兩人託付給仁。

  大吉屋推出縮小版的安道明津,稱為子安道明津,還在裡面加年糕。咲在和仁閒聊時,突然想到龍馬的歌的另一種解法:盤踞(くう)和拯救(救)同音,也許龍馬的意思並不是要盤踞,而是拯救,所以歌中的意思應該是要來拯救江戶。仁聽了以後覺得很有道理,還是小小念了一下龍馬。不過邊吃子安道名津邊說話是哪招?

  仁又收到龍馬的信,裡面很明白的說了他把仁的話聽進去了。正當仁很高興的要把信收進盒子哩,卻發現包含照片在內,少了很多信。問了佐分利才知道可能遭小偷,但是錢和醫療用品都沒有遺失,所以原以為是錯覺。

  仁拿了最新的信去問勝,龍馬是否在做危險的事?勝認為大概是。另一方面,後藤很著急,怕倒幕會讓土佐陷入危機,但龍馬認為情勢終究會逆轉,不過這樣,沒有加入倒幕的土佐就會成為反賊了。只有一個方法可以避免。就是大政奉還。

  恭太郎把他收集到的情報上報……

 

  Miki一開始講的那句話感覺好怪,怎麼會在病患家屬面前說這種話?而且還是用一種旁觀者的無關緊要的語氣。

  野風似乎想實現仁和咲的願望?所以她退出三角之爭,想促成仁和咲,卻沒成功。她大概也猜出咲是顧慮她,所以才把捧花送她吧!另一方面,因為自己可能是Miki的祖先,所以才想生小孩,希望可以讓他們相遇。並且,這個孩子是流龍的,還可以藉此報答流龍為她做這麼多事吧!不過,如果從比較邪惡的方向想,似乎有一種「現在先讓給咲,反正仁的心還是Miki的」的感覺啊!而且那個年代三妻四妾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當然,相信野風不會想得這麼邪惡啦!

     這部好像《貧民百萬富翁》啊!Miki說過的話,做過的事,都剛好跟仁的困境相符,然後就可以拿來解謎。

     官網說,野風婚禮時,仁外套上的家徽其實是大澤的家徽。

 

  從第一集以來,從佐久間象山口中聽到「歷史的修正力」,仁就一直想到這個東西:神所允許的和神所不允許的事。

  可是身為一個無神論者,就只會想到某位老師說過的關於心理學的事還有柏格森的記憶理論。所以解讀如下:因為意外,仁被送到江戶。因為沒有原因,所以仁自己找原因來讓自己安心(心理學),所以他總是在想自己為何被送來江戶。一旦之前所認定的原因被「歷史修正力」這個他認定的前提推翻,他就再找下一個。

  第二個,因為記憶的不自主性,所以有時候會突然想起一些東西。比如說第一集時「突然」想到可以做安道名津;這一集「突然」夢到Miki曾說過關於坂本龍馬的話。當然如果用解夢的方式來看,大概可以解讀成仁對Miki的在乎程度或是他對龍馬的在乎程度吧?或是,他曾經有把這段歷史讀進去,只是忘了。

 

以下是看完第一集以後就對結局產生的猜測

所以如果不準也是正常的。

1.龍馬會照漫畫版的日期死。

2.恭太郎會上戰場並戰死。

3.仁回到現代,就是那個繃帶人。他是為了救龍馬,才回到現代的,卻回不去。後來和「Miki」相遇。

4.咲和佐分利結婚,繼承橘家和仁友堂。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境中倒影

Doer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Calos
  • 歷史的修正液??
  • 對啊!不知道該說好用還是不好用。

    Doerte 於 2011/07/13 23:5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