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話.jpg

(圖片來源 《JIN-仁-》官網)

意志。

 

         一聽到龍馬可能促成大政奉還,仁問勝是什麼時候?勝笑著說如果有人知道的話,他也想問問。仁是忘記自己在江戶了吧!居然問一個在大政奉還「前」的古人這種事……

  京都土佐藩邸裡,龍馬跟後藤正在討論大政奉還的事。聽完龍馬的說法,後藤很高興的說排除薩長(武力倒幕),土佐就可以主導政權了,不過他也擔心薩長知道後會不高興。龍馬老神在在的說他不說就好了。後藤完全就被龍馬牽著鼻子走,感覺上,龍馬還比較像土佐參政咧!後藤好像跑腿小弟啊!

  恭太郎的報告是仁友堂和龍馬脫離關係了,還燒掉那些偷來的信,包括仁和龍馬的合照。他應該很掙扎吧!想要保護救命恩人和妹妹,又不能違抗上司。也不能主動要求仁把這些東西燒掉,尤其是那張定情照(誤),所以才出此下策吧!?不過這樣做反而引起仁和咲的恐慌了吧!不然仁怎麼會說仁友堂被盯上了?明明監視他們的只有恭太郎。

  仁友堂裡,仁遵照勝的指示把龍馬的情書(再誤)都燒掉了。咲建議仁寫信給龍馬,告訴他事情原委比較好。

  船上,龍馬寫了《船中策》,還對第九條讚嘆不已。不要告訴我這篇就跟《富春山居圖》一樣,中間被燒掉,所以第九條沒有傳到後世。另一方面,仁按著頭準備用暗語寫信給龍馬,才寫三個字頭就開始痛。

田中久重送來一項禮物,是使用電燈泡的無盡燈,還附上兩顆電池。這樣晚上的手術就不用擔心照明了,以江戶來說。田中的來信上還很關心仁和朋友的事。

  咲建議仁再寫一封信給龍馬,但仁認為信沒送到是歷史修正力的作用。咲認為仁喜歡的Miki應該是野風和原本想幫她贖身的人的後代,所以照片消失代表仁已經改變歷史了,歷史修正力也有不起作用的地方。不過仁又往糟糕的方向想了,他擔心野風會絕後。咲安慰他,不管歷史修正力如何改變歷史,他的期望是不會變的。

        野風到仁友堂待產,主治醫師(?)咲的產檢結果一切正常。為了幫野風接生,福田還幫咲找產婆教她分娩的知識。仁友堂一切的準備都是為了讓野風順產。

  松本再度向仁提議擔任奧醫師,還把慶喜拿出來壓他,甚至提了要他和龍馬保持距離以免被懷疑,最後一擊是仁友堂的安全。這段台詞和前面的劇情扣得很漂亮,我很喜歡。要回仁友堂的仁被三隅俊齊攔下,三隅說自己因為野風的事(第一部劇情),所以回到原點努力學習才成為奧醫師,很感謝仁。不過這只是表面說詞,實際上心裡超討厭仁的,想要讓他失去一切。

  仁回到仁友堂,聽到福田正在教咲整胎術。因為野風胎位不正,變成逆胎了。緊急會議,參加的有仁、咲、福田、(第一助手?)佐分利。佐分利問仁如果整不回來,是不是就要剖腹產?仁說現有的麻醉藥對胎兒都有影響,沒辦法做。但是他也想不出有什麼辦法。福田笑著說先針灸看看,要大家別苦著臉。

  野風一邊接受針灸,一邊說小孩是不是不想出來?福田聽了只是笑笑,告訴她也有可以順利生產的方法。野風聽了安心些,然後她問起龍馬的事。咲告訴她現在不知他在何處。

  龍馬很有自信的告訴後藤,德川最後一定會答應大政奉還。被後藤吐嘈說是哪來的自信?沒多久,一堆人把他們帶去薩摩藩邸。

  大久保很火的說土佐在進行大政奉還的事,根本就是陣前倒戈,龍馬馬上衝上前去安撫他。他說,仗沒打輸就要德川交出政權,他們一定不願意。既然如此,就正面進諫,如果他們不聽,那武力倒幕也是順理成章。就在大久保被收服時,龍馬又追著說反正會被拒絕,準備出兵就好。西鄉問既然有這種想法為何不跟他們說?龍馬回了一句欺騙敵人前先欺騙自己人。還真敢說。

  西鄉接著就說他們剛才已經成為官軍了(得到天皇許可武力倒幕),讓士兵等會影響士氣,所以他們決定馬上出兵。龍馬一聽馬上請求西鄉延後幾天出兵,西鄉用薩摩有薩摩的做法來拒絕。龍馬正色告訴西鄉打完一仗還會有下一仗,怎樣的做法會更容易建立國家?西鄉馬上笑著說這果然才是他的本意,剛才說的,都是騙他的!其他薩摩藩士一聽馬上就拔刀,龍馬勸他們看清真正的利益,如果國內的戰線拉越長,消耗國力過多,之後會越容易被列強占領而成為殖民地,這樣就算打贏仗也沒什麼用。西鄉認為人不應只看利益,人還有情義。龍馬乾脆就把「南方仁」這個大絕拿出來用,結果還是被轟出去。

  野風覺得自己開始陣痛,便叫了仁和咲。咲在野風陣痛期間繼續整胎,希望可以讓胎位變正。仁跑去找外出的福田。只有咲和野風時,野風說咲是個純白的人。如果她生下孩子,就可能會生出仁喜歡的那個人。聽到野風親口承認,咲也告訴她自己的心是黑色的,總是為了小事嫉妒,連自己都討厭這樣比不上不求回報的野風。此時,仁和福田回來了,野風笑著告訴仁她沒事,這一切,咲都看見了。仁在門外走來走去,好像他才是小孩的爸……

  京都的近江屋裡,中岡去找龍馬,生氣的問他大政奉還的事,還要東一起罵。東卻說大政奉還也不壞,中岡一附快昏倒的樣子。然後中岡又去問龍馬該不會想要讓土佐和德川同歸於盡吧?龍馬這次很大聲的說德川絕對會接受,可是被中岡一瞪,又很孬的說是他覺得。中岡很洩氣的問他有啥根據?龍馬說因為仁說這才是正道真聽話中岡覺得不可置信。突然傳來慶喜在二條城開會討論大政奉還的消息。中岡不停把龍馬的酒瓶拿走有種喜感。

  野風的胎兒變成橫向,只有一隻左手出來。仁皺著眉,在診斷後卻笑著說還有辦法。他找來咲以外的所有醫生,告訴大家他的決定:放棄胎兒救母親。佐分利首先發難,說這是野風的決定:拼上性命也要生下來。仁馬上反駁如果不麻醉直接切開,可能會導致母體死亡,那樣也可能無法安全取出胎兒。佐分利想賭野風的耐力,仁卻覺得母體的體力大概到極限了。

  野風被移到手術室,她問咲為何移到這裡,咲說是方便治療。仁走進手術室時笑著對野風說要麻醉,咲露出些微疑惑驚訝的表情。野風問了,仁卻笑說只是一點點沒關係。可是他露出不安的樣子,加上咲的表情,野風見狀也就明白了,她硬是撐起來掃掉麻醉用具!!!然後要求仁幫她剖腹,直接切開取出胎兒。

  仁堅持剖腹必須麻醉,但是麻醉藥對胎兒不好。野風再一次請求仁直接剖。山田也勸她直接剖會痛死。野風說了她的孩子和她不同,她曾不能自由生活,可是孩子可以。所以,不要奪走她的夢想!!咲在背後推了一把,說女人為了孩子,什麼痛都可以忍。野風說自己在抱到孩子之前絕不會死。看到野風的決心,仁終於準備剖腹。當一切準備好時,仁的手卻在抖,他坦承自己沒做過剖腹產。咲告訴仁Miki一定會保佑手術進行,因為她愛慕仁,就算自己消失也會希望仁幸福。

    另一方面,龍馬一邊喝酒,一邊對他和仁的合照祈求會議順利。果然是南方大明神?他想起第一次和野風見面,第一次見識仁的手術。原本垂死的人居然平緩的呼吸著,從那時起,龍馬就相信仁最了解垂死的生命。國家也一樣。

  就在仁要準備把胎兒取出時,痛極的野風忍不住伸手抓住仁的手腕。好不容易把胎兒拉出來,卻完全沒哭(自主呼吸)。咲趕緊猛打屁股要讓胎兒哭泣。當胎兒終於把羊水吐出來開始哭時,野風卻陷入休克(?)狀態。子宮出血,沒有呼吸和脈搏。仁指示佐分利找出血點;咲輸血,自己忍著頭痛開始爆走不停幫野風心臟按摩直到她的呼吸恢復。佐分利也終於找到出血點並止血。

  當龍馬自問國家是否這樣就可以重生時,配上咲打屁股的畫面會讓人想問,要不然是要打屁股嗎?本來這種交叉的手法是想訴說、暗示建國的難,可是一路看下來,會覺得龍馬變成野風的解說員了。第一次看到生小孩還有解說員的,又不是棒球賽。

  剖腹產這段剛看到會很難受,因為中谷的演技,讓模型看起來超有真實感。當然剪接師也是功不可沒。那個嬰兒模型做得滿逼真的耶!還可以開口吐水。

  後藤來信,大政奉還確定。龍馬興奮的大叫天亮了。天真的亮了。

  咲抱著野風的女兒,對她說她是自己情敵的祖先,但是希望她可以創造出讓南方仁擁有誰都比不上的幸福。咲真的好壯啊!輸血給野風還可以在仁睡爆時一邊看護野風一邊跟情敵的祖先講話。

  龍馬也睡爆了,東的刀指著他,但是又收起來。他說這樣就可以了吧!哥哥。他哥哥也許死在第一集的戰爭?東應該有想殺龍馬,但是被他感動了吧!畢竟一直跟在他身邊,所以才會露出那種悲傷的表情,用刀尖戳個幾下就收刀。

  流龍來仁友堂探望妻女,還帶來期望小孩一生富裕的刻有名字的銀湯匙。日文是「安壽」(幸福),法語是「Ange」(天使),發音差不多。流龍一定想很久吧!之前還故意不跟野風說他的視線幾乎沒有離開過安壽耶!而且安壽身上的衣服是野風縫的喔!

  仁想起了那件事,病患家屬說他的孩子居然會在今天死去,就好像那個人。就是,幕末的……Miki接著說出龍馬死亡的時間就是他的生日。那個家屬應該是父親之類的吧!口氣事不關己,真的很詭異。然後仁就跑去找勝。

  勝告訴仁,大政奉還了,還給仁看信。勝認為建言書第九條醫療保險應該是仁教給龍馬的。仁感動到哭。然後他問了勝,龍馬的生日。勝說應該是11月15日。仁很驚慌,還有一個月。

  要寄給龍馬的的信被恭太郎的同事攔截到,上司覺得恭太郎和龍馬串通欺騙他。

  仁回到仁友堂之後馬上說他要去京都,想告訴咲關於龍馬暗殺時開始頭痛倒地……

 

  橫松幫忙仁縫脫脂布(no-i-no-si),不過他聽成詛咒布(no-no-i-no-si)了,直說名字好可怕。佐分利也不遑多讓,他聽成鈍布(no-no-i-si),還問仁為何要叫做鈍布,被仁不耐煩的糾正,看來是很多人都念錯XD

  究竟,仁到底能不能去救夫呢?好期待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境中倒影

Doer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