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話.jpg

(圖片來源:《JIN-仁-》官網)

這到底算什麼?

 

  仁想告訴咲龍馬會在一個月之後被暗……最後昏倒在地。這樣是要怎麼救夫啦?咲在仁醒來後問他頭痛的事仁說自己在未來有檢查過,沒有大礙。騙人啦!你哪時檢查過?咲突然問仁,「暗」是指「暗殺」的暗嗎?確定後兩人就開始準備要去救龍馬。看到恰巧進來的佐分利,仁請他一起去京都。面對佐分利的詢問,仁說有病人要救,需要他幫忙,聽到仁的拜託,佐分利爽到不行啊!

  上司要恭太郎去京都殺了龍馬,不但派人監視他,還拿榮和咲威脅他。榮一邊叮嚀準備中的恭太郎要盡忠,一邊又把護身符交給他。恭太郎的表情很複雜。

  勝幫仁準備了通行證,然後問仁病人是那傢伙嗎?仁否認了,可是勝從仁的表情就猜出到底是誰,所以對仁說想罵他,所以拜託仁。仁看著佐久間的項鍊想著「歷史不是不能改變的」這件事時馬上就被神處罰,開始頭痛。看來祂不想讓仁太得意。仁想到,他會不會在救龍馬前就先痛死呢?有可能耶!

  10月25日,三人出發。這次體力最爛的是佐分利,難道這是救夫心切造成的奇蹟嗎?不過還是很想叫佐分利去反省,堂堂一個古人居然輸給現代人?還是說兩人經驗值不同?仁已經旅行三次,他一次都沒有。仁找佐分利的理由是想把暗殺的預防及萬一需要救人變成完全當代人的歷史。咲附和著說找到野風出血點的也是佐分利。那只是剛好吧!如果把山田和佐分利手術中的位置換了,找到的人就會是山田啊!

  從佐分利口中得知還要花十天才能到京都,仁忍不住說他可不可以先去。你以為有新幹線嗎?咲來說村裡的人想請他們看診,佐分利馬上站起來要去,仁卻猶豫不已。他說自己想趕路,佐分利問他難道想趕夜路?還叫他不要說傻話。

  恭太郎正在寫東西,說自己是德川家臣,死了也是。他的同事認為仁一行人是要去見龍馬,所以派恭太郎去打聽。恭太郎假裝剛好看到咲,叫住他們並假稱自己要送信去京,然後反問他們。仁和咲答不上來,佐分利馬上說他們受松本要求要去京醫治一個病患。仁和咲有點傻眼,然後仁馬上說他們要去醫治村裡的病患,拉開話題。恭太郎說想和咲說幾句話,留下咲。

  恭太郎希望咲可以回家,和仁一起。咲覺得恭太郎只是在捉弄她。恭太郎覺得榮也一定想和咲一起生活,只是說不出口。早上要出發時,恭太郎對仁說咲就拜託他了。仁答應恭太郎會注意安全。恭太郎補充說是從今以後。咲要他別在意,他居然馬上笑著答應。佐分利驚訝的問仁不在意嗎?看到仁的樣子,咲馬上說該出發了。恭太郎目送他們離去,臉上充滿難以言喻的表情。

  龍馬把自己寫好的關於新政的大綱給西鄉和大久保看。他們認為上面的「○○○」是指不能明言的德川慶喜,因為德川是領地最大的諸侯。龍馬似乎在偷笑?他附和著說如果把德川排除在外會惹麻煩,就這麼定了。西鄉問為何不見龍馬之名,龍馬說自己要引退,組織世界的海「緣」隊(不是「海援隊」喔),和世界各地不同外貌、性格的女性戀愛結緣。真敢說,這樣會先被阿龍砍死吧!

  東問龍馬不加入新政府的事。龍馬說他想創造讓死去的人想投胎於此的國家,所以才做這些事,可是他已經受夠連小便都不能放鬆了。而且為了創造國家雖說是為了自保,卻也殺了不少人。然後他問東以後想做什麼,東說想繼續擔任他的護衛並告訴龍馬自己的哥哥是個志士,卻早死,所以自己原想代他完成心願。可是看過龍馬關於大政奉還的建白書以後,覺得這樣就可以了,還說哥哥也許想投胎到這個國家。龍馬很高興的邀他一起和世界的女子戀愛冒險。東第一次在龍馬面前笑了。

  仁一行人投宿到寺田屋,老闆娘登勢(室井滋)一聽到仁的名字,很高興的歡迎他。那種連珠炮似的講話方法真是超猛的。仁問龍馬的行蹤時剛好被佐分利聽到,他問那個病人難道是龍馬嗎?咲連忙說是因為仁夢到龍馬受傷,所以才來。佐分利笑說就為了這個?咲順著他的話說就是怕大家這樣說,才沒說。登勢覺得有道理。

  仁怎樣都找不到龍馬。龍馬生日那天下午,仁和咲遇到東。東答應仁帶他去找龍馬。一到近江屋,仁就直闖龍馬的房間,卻空無一人。仁擔心龍馬已遭不測,卻被人用槍抵住。一回頭,就看到朝思暮想的龍馬!!龍馬想問保險的事,仁催他快點離開京都。突然有人大喊龍馬的名字,仁趕緊把他藏在身後。來者是中岡,他來質問龍馬給薩摩看的東西。龍馬告訴他今天要離開京,中岡很生氣的說不準,因為他要和龍馬討論今後的事,卻肚子餓了。龍馬就很輕鬆的要大家一起去吃雞肉,仁聽了有點生氣。

  寺田屋裡,大家一起圍著火鍋(軍雞鍋?)。中岡說他要離開,龍馬一聽他不吃火鍋,嘀咕著說何必跟來?中岡說是因為擔心他的安危,龍馬和仁都覺得很高興。龍馬想留中岡一起吃火鍋,仁突然感謝中岡。本來想留下來吃的中岡一聽馬上打消念頭離開,只說明天會再來。

  中岡在路上聽到有人追捕龍馬失敗,要離開時被人擋住去路,那人還是他認識的。認出對方的中岡就這樣被砍了,臨死前想著要是聽龍馬的話,吃完再走就好。沒辦法,仁歷史不好,不知道你也會一起被砍。

  仁希望吃完火鍋就離開京都,龍馬說這是京的郊外,等於離開了還亮出槍。不過他最關心的還是保險啊!佐分利突然說野風生了個小孩,引走龍馬的注意力,仁顯得很無奈。東看著咲和仁的反應,馬上說要出去看看。

  午夜鐘聲響起,已經是隔天了仁很高興

  龍馬和仁單獨談,醉倒的佐分利不會是被咲拖走了吧?龍馬猜出自己應該是昨天死,還問仁自己是否可以離開了,不再插手國家的事。仁問龍馬為何要問自己,龍馬說因為仁是他的路標。他在江戶時,看到仁對抗虎狼痢,從此立志要像仁一樣,仁就像黑暗的海面上的燈塔。可是他已經受夠了隨身帶槍,也有想做的事,所以想退隱。仁覺得這像是離別之詞,因為龍馬不再插手國事,他們的羈絆就沒有了。這段莫名的閃啊!尤其事仁說出他們龍馬已經忘記的,他們約定(仁會救龍馬)的事。

  仁說自己是被他的聲音引導,不過還沒說完就又開始頭痛。龍馬見狀去找咲來處理,自己去樓下打水,卻聽到外面有聲音。東和刺客恭太郎大打出手,兩人實力相當,但東佔上風。恭太郎被砍傷手之後,他的同事前來支援。龍馬看到東被圍攻,想要制止,東卻要他快逃。龍馬想掏槍,卻忘記他已拿出來給仁看了一把刀靠近他,那人是恭太郎。扶著仁走下樓的咲看到這一幕很震驚,當場腿軟。仁忍著頭痛,硬是要爬去阻止。龍馬問恭太郎,是否咲和榮都被當人質了?還說出恭太郎的打算:殺了他以後自殺。

  恭太郎下定決心舉起刀砍下,被衝過來的東擋下。剛才被東打趴的恭太郎的同事舉刀砍來,東閉起眼使盡全力要砍在自己左側的敵人,卻因距離不夠,刀尖直接劃過龍馬的額頭,血噴了仁一臉。龍馬倒下。很想幫東辯解,可是不管看幾次都覺得好瞎。希望他不要因為自責而自殺。

 

  這集有一個明顯被改變的歷史:近江屋裡應門的似乎不是前相撲力士山田藤吉。那人也沒有被殺,只是被推開。

  龍馬聽到野風生小孩後說女兒一定長得很像她。酒醉的佐分利對龍馬說長得不像他,被龍馬說是廢話。如果長得像龍馬就不好了吧!很多意義上而言

  室井滋是桐谷同事務所的前輩,這就是所謂的買一送一嗎?感覺「贈品」比較有價值。

  院長、執行長和第一助手都不在,仁有堂留守的醫生們居然邊吃安道名津邊講八卦……而且還被猜出是去見龍馬,理由是如果是松本的委託,就不用拜託勝準備通行證了。

  山田因為三隅的陷害而被逮捕,希望他可以平安歸來。

 

歷史上的龍馬暗殺(近江屋事件)簡說

  陰曆(明治維新前日本都用陰曆/農曆,維新後全面使用西元)11月15日,阪本龍馬生日那天晚上,中岡慎太郎就新政的事來找龍馬討論,據說廚房裡正在煮軍雞鍋。有自稱是十津川鄉士的人來找龍馬,前力士山田藤吉前去應門就被砍了,隔天死亡。龍馬額頭和身上都中刀,當場死亡;中岡身受重傷,拖了幾天後死亡。

  一般認為兇手是京都見迴組(幕府所屬),因為大政奉還,所以把氣出在龍馬身上。

  此外還有薩摩陰謀論,理由是武力倒幕和龍馬意見不合;新選組犯行說,兇手中有人口音和新選組某些人一樣;紀州藩士報復說,起因為伊呂波丸(いろは丸)事件讓紀州賠了很多錢,所以想殺龜山社中負責人龍馬;外國陰謀說,支持薩長的武器商人想報復龍馬。

   還有人認為當時龍馬的知名度不高,所以對方是想殺中岡,龍馬只是順便滅口。

  明治維新後龍馬才比較有知名度,據說阿龍知道的龍馬的事都是明治政府告訴她的。在司馬遼太郎為其作傳後,龍馬的知名度大開,變成英雄,也固定為某種形象,所以《龍馬傳》中晚年的福山龍馬和兩部《仁醫》中的內野龍馬的表演方式很類似。

, , , ,

Doer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