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話.jpg

(圖片來源:《JIN-仁-》官網)

心意

 

  看到龍馬被砍,恭太郎的同事把他拖走(?)面對龍馬的詢問,東說自己的哥哥就是死在他手中,自己接近他就是為了報仇。龍馬完全不相信這種說法,因為可以下手的機會太多了,他認為東是要保護他。東幾乎是哭著否認。仁怕東會繼續傷害龍馬,就趴在龍馬身上。東卻逃走了。

  東的哥哥某意義上而言根本就是路人甲。第一部第十集裡,龍馬帶仁去見久坂玄端,想要用青黴素說動他不要發動戰爭。回去途中,有刺客要殺龍馬,龍馬斬殺了一個,並且自己引開其它刺客。是說不引開也沒差,反正對方要殺的就是龍馬。因為仁的亂入,演變成仁抱著龍馬滾下山坡……東的哥哥就是唯一被斬殺的那個刺客,連露臉都沒有就被秒殺。

  仁抱著龍馬,要咲去叫佐分利,連叫兩次才讓咲回神。我比較怕龍馬被仁這樣搖傷勢會加重……在咲不在的期間,龍馬和仁互相說出了誓言約定。

  仁相信,自己一定是為了動手術這一刻才來的。基本上,手術就是照漫畫的方式進行先剃光頭髮,打開頭皮取下頭蓋骨,然後切開硬膜處理腦損傷。因為腦不斷腫脹,為了減低腦壓,決定做腦脊隨引流。當仁好不容易把導管放到適當位置後,一抽出內管,帶血的脊髓液就噴出來,還噴到仁的右眼。確定引流成功後縫合頭部,接著要做把頭蓋骨保存在大腿的手術。仁趁機摸龍馬大腿?

  要動手術前,仁又開始頭痛,還看到睜眼的福馬林君。看到仁倒地,佐分利自告奮勇要做這個手術。仁認為自己沒問題,佐分利也很堅持。仁說了手術方式,由兩個古人操作。

  仁在對登勢說明龍馬的術後護理時,登勢完全聽不懂XD,還好咲用比較簡單的方法說明。仁又說了一堆,其實登勢只是想知道龍馬是否還活著而已。然後她告訴仁一行人自己想幫忙按呼吸器,並且已準備好飯菜,請他們去吃。

  吃飯時,完全搞不清楚狀況的佐分利問起龍馬暗殺。咲告訴他恭太郎被分派的任務還有砍龍馬的人其實是東。因為看到咲說不下去,仁便要佐分利先治療龍馬。佐分利很老實的道歉了。

  山田被打得很慘。仁友堂只剩八木和橫松留守。吉原鈴屋裡,多紀、松本、勝和福田一起開會,還真會避人耳目。多紀認為這件事和和宮暗殺未遂大概都是同一個人做的,這個人可能是奧醫師或是相似的身分。鈴屋彥三郎供出野風將要贖身時,仁曾令某個醫生顏面盡失。

  手術後四天,龍馬還是昏迷中讓我想吐嘈仁說因為手術是你做的。佐分利按呼吸器按到打瞌睡……咲拿來野風寫給龍馬的信,仁同意念野風的信給龍馬聽。裡面盡是對他的感激之情,還邀他去法國。信念完沒多久,佐分利突然覺得怪怪的,原來是龍馬開始自主呼吸了。

  因為認為對龍馬講話有助恢復意識,仁就很興奮的開始對龍馬說未來的事:手機、簡訊、新幹線等,一邊說還一邊想怎樣讓這個古人了解。他發現說很久以後的事並不會引起頭痛,並認為如果可以引起頭痛,就可以說明龍馬能繼續活下去。可是他不太清楚龍馬暗殺之後的歷史,因為他當年選修「地理」。

  龍馬醒了,仁相當興奮。在咲去叫佐分利時,龍馬對仁說他看到了奇怪的東西。雖然形容的方式不太一樣,不過,完全就是仁在他昏迷時告訴他的東西。這是誘導作夢嗎?龍馬問仁,那是他所住的世界嗎?得到證實後,龍馬羨慕的說自己也想去別的時代。

  仁問龍馬,如果可以去未來,想去哪裡?龍馬馬上說吉原。聽到仁說那已經沒有了,就問島原呢?當然也沒有。不過仁都沒想到,未來有歌舞伎町啊!算了,他才不會想到吧!然後龍馬問了保險的事,還說自己想成立保險的「company」。這個字該不會是向Glover學的吧?龍馬又問仁對這個時代的看法,認為仁也許覺得這個時代的人很愚蠢。仁卻笑著說了在江戶走夜路需要互相幫助,一個人也能活是文明的幻想;寫信的事;江戶人很愛笑。龍馬笑了,雖然那笑容很詭異。最後仁說了虎狼痢時,因為龍馬的行動,大家才消解了對他的敵意,還有製造青黴素資金不足時,也是龍馬幫了他。你們果然是兩情相悅啊!

  仁告訴龍馬他曾是自己的至交、損友,也是英雄。龍馬吐嘈他居然說是「曾經」,自己明明還活著。龍馬坐起來後問仁,「hero」的意思。原來他沒學過這個字嗎?龍馬突然肺栓塞,並拒絕咲的急救。他問仁,自己是否創造了讓像他一樣善良老實的人笑著生活的國家?仁用力點頭的回答他,龍馬笑著,含淚閉上眼……因為脈搏停止,仁連忙要其他兩人幫忙急救,自己跨坐在龍馬身上心臟按摩,還說著他知道的接下來會發生的事。完全搞不清楚狀況的佐分利哭著問仁在說什麼?就在仁又爆走的狀態下,他突然聽到龍馬說可以了,停下手。龍馬的聲音又說要一起走,仁悲痛的問要去哪裡?卻只看到龍馬掛著笑容的遺容。

  天空下起雪,東留下遺書,在河邊切腹自殺。野風對安壽說起自己曾想變成雪的事,還帶她去看雪。勝喝著酒賞雪。登勢只是坐在龍馬房門外。

  西鄉和大久保在討論東的遺書,上面寫著復仇前龍馬可能會被其他人所殺,所以自己就先下手了。西鄉認為東意識到自己無法保護龍馬創造的東西(大政奉還),所以就託稱復仇,以防他人閒言。

  仁認為東是為了保護龍馬才砍他。看到龍馬受傷,恭太郎一行人就會離開,然後他會治療。咲認為如果是這樣,應該不會下此重手。東想保護的應該是龍馬的生活方式。然後咲把龍馬和仁的合照交給仁,是龍馬的遺物,一直都帶著的。仁看著照片笑了,咲以為他會更沮喪的。仁說他對此已有覺悟,只是以後就不知道是為何而來了。果然是心理學。對於叫咲忘記恭太郎的事,仁覺得很抱歉。咲卻反過來說自己太大意,希望仁原諒恭太郎。看到咲悲傷的側臉,仁突然想到,如果不是自己,也許咲就不會露出這樣的表情了。

  回程途中,又是佐分利走最後啊!他到底是體力差還是想殿後啊?他問起仁幫龍馬急救中說出的話,咲說那大概又是夢。

  回到仁友堂的三人看到外牆和剛回來的其他醫生,問了才知道仁友堂被控傳授錯誤的青黴素製造方法,山田代替仁被送入牢中。福田說了鈴屋會議和勝的計策:故意讓三隅聽到提出訴訟的醫師想翻案,仁友堂的嫌疑會洗清。於是三隅就準備毒酒要殺人滅口,沒想到多紀和松本卻突然出現。多紀說想喝一杯,三隅推託說酒一定不合他們的胃口松本補了一句,說不必擔心他們已經準備好南方仁傳授的洗胃術。這句話是怎樣?叫多紀和福田先喝嗎?總之,三隅就被抓了,正在審問。

  仁突然說想結束仁友堂,他覺得自己就像瘟神,給大家帶來很多不幸遭遇,而且自己頭部長了無法治癒的腫瘤。山田聽完就怒了,覺得離開仁友堂就是棄病人於不顧,而且背叛了緒方洪庵。橫松拿出他新改良的工具給仁看,八木也說以後還會改良更多工具讓仁覺得好用。佐分利說他的夢想是成為世界第一的醫生,就算仁是瘟神,常作奇怪的夢,他也從來不後悔認識仁。咲希望仁把自己所有的醫術都傳給他們。仁答應了。

  恭太郎希望仁對龍馬的事絕口不提,為了榮和咲,他知道自己的要求很卑劣。仁告訴他龍馬的願望是創造一個讓死去的人想再一次生活的國家。所以,希望恭太郎記住這件事並向前邁進。

  勝來找仁,想知道他明天和西鄉的談判結果,而且已經準備好談判失敗就放火燒江戶並疏散百姓仁的副業是算命?他歷史沒那麼好啦!仁想了以後告訴勝一切取決於他。

  勝說了茶碗論,西鄉說龍馬也說過一樣的話。勝告訴他,是龍馬學他,所以龍馬跟他同一陣線。西鄉想了以後同意他的看法。

  野風來訪,卻只看到因頭痛而昏倒的仁。咲把龍馬的遺物,離開近江屋那天買的有雪花圖案的髮簪拿給野風,她問了龍馬死去的時間以後便拿來戴,作為對故人的懷念。野風問起仁的病情,她和咲都認為應該要讓仁回原來的時代才能醫治……

 

    這集只要仁和龍馬在一起,通常都會閃到一個亂七八糟……仁不停對龍馬說話那段,尤其說到手機時,仁的表情真是小少女啊!而且他叫龍馬時聲音聽起來好撒嬌。仁按呼吸器的表情看起來就是:「你再不起來我就捏死你。」

  恭太郎的同事要恭太郎告訴仁和咲不準說龍馬暗殺的事。那佐分利可以說嗎?

        居然還拍了鳥羽伏見之役,雖然只有十幾秒。然後西鄉揮軍進江戶。

  還是不太清楚東那一刀究竟是誤殺還是故意的。但應該真的不是要賭仁的醫術吧!畢竟賭頭還是太冒險了,如果是要讓恭太郎他們看到龍馬倒地,砍身體也可以啊!東一死,這件事就真的成謎了。應該是由愛生恨,不想讓仁得到龍馬吧!(絕對不是)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境中倒影

Doer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閃過頭了
  • 這一集腐女應該都被閃得亂七八糟的〈我就是被閃的眼睛都睜不開了〉
    我對仁醫生有感而發的對龍馬說你是我的摯友、我的損友、曾經是我的英雄的表情給閃到腰了
    一整個愛慕龍馬的表情....
    不過從這一集開始心情也有點複雜了
    龍馬說我創造了一個可以讓大家都笑的國家
    可是龍馬先生,之後啊,你的國家,卻也讓別的國家哭過喔...
    這一點仁醫生從沒提過
    如果你知道日本也有這麼一段過去
    不知道你的感想如何呢...

  • 一般而言,生在台灣的人都知道那些以中國或台灣為敘述主體的歷史。
    所以您的心情複雜可以體會,
    不過我並不想把這部戲裡所發生的事當作歷史事件來看待,
    所以對您的提問沒有什麼特別的感想,
    只想就劇情來談劇情。

    就戲中的情況來看,
    龍馬快死了,仁的歷史又爛成那樣,
    他會想到後面那一堆戰爭才有鬼咧!
    不過您看過這部戲應該知道,本意還是反戰的。
    而且,這部戲的龍馬本來就只是建立在虛構小說上的虛構的人物,
    您如此直接將他代入歷史事件,
    是否有點認真過頭了?

    Doerte 於 2011/06/27 09:36 回覆

  • 對那位閃過了頭
  • 版主歹勢, 雖然我說這些我知道也劇情無關, 但是我真的忍不住要說.

    對那位閃過了頭我說的是, 你說哭過的國家自己也曾讓"別的國家"哭過呀.
    那個國家不是自己也曾打來打去, 打到當時是別的國家的變成自己國家的一部份嗎? 其實這樣有比較好比較清高嗎? 只是社會的進步不讓龍馬的國家這樣做而已, 那是歷史跟進步的一個分野而已. 那如果你這麼說就請你說的哭過的國家, 放因為以前攻打過的國家自由讓它們獨立吧. 別自己輸了就要打, 贏了就要, 切!
  • 不用道歉啦!如果本文可以引起各種不同面向的熱烈討論,也是好事一件。

    Doerte 於 2011/06/27 14:31 回覆

  • 閃過頭了
  • 不好意思啊!的確有些入戲了我
    不過當時看這一集,心裡想說,如果日本多一點像仁醫生和龍馬的人
    或許日本今天在亞洲國家的觀感就不會這麼複雜了
    尤其是華人這邊
    大陸也被日本佔領過,台灣也被日本統治過
    但很奇怪的事,台灣對日本卻沒向大陸這麼仇視,反而還很懷念〈我爺爺就是〉,或許,台灣這邊有比較多的仁醫生和龍馬吧!
    不過戲終究是戲,我把他複雜化了!
    不管如何,對於完結篇引領期盼但又不捨啊~~~~
  • 一件事從不同的面向看本來就會有不同結果,
    就算是同樣出生在台灣,曾被統治過,
    對日本也有不同的想法。
    這是一個滿複雜的問題,很難一下子被說清楚。
    不過,倒是一個可以被思考的問題。

    接下來,就一起期待最終章後篇吧!!

    Doerte 於 2011/06/28 00:2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