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話-2.jpg  

(圖片來源: 《JIN-仁-》官網)

殘酷又美好的未來?

 

  不管是仁回原來的時代或是無法回去而死在江戶,他能和咲在一起的時日也無多了(山田都說他年紀大了),所以野風問咲是否已經向仁告白了?咲告訴野風,仁正在把自己知道的醫術都教給他們,這樣就夠了。

  勝想推薦恭太郎去法國留學,恭太郎卻想推辭。勝告訴他那傢伙已經死了,要他往前看。

  上野寬永寺裡,幕府兵聚集於此,號稱彰義隊。西鄉向勝問了這事,勝說他們只是負責維持江戶秩序。西鄉一聽馬上說是德川認可的,勝無法否認。

  作為德川麾下的醫生,松本決定去可能爆發戰爭的會津藩盡他的義務。他希望仁能繼續指揮醫學館,就算江戶爆發戰爭。辰五郎告訴仁,松本和他做決定時都會顧慮到德川,但他不同。不過辰五郎和松本一樣擔心江戶會爆發戰爭。

  吃飯時,仁沒拿穩讓裝有炸豆腐的碗掉了,咲安慰他說碗大概自己會動。咲問仁不能在他的指導下幫他開刀嗎?仁說開腦需要雙極晶體管,現在不可能有。咲希望仁別再強顏歡笑,還問他是否有辦法回去?仁笑著告訴咲,要是能來去自如,他早就這麼做了,可以回去治病,也可以帶這時代沒有的藥來。咲有點生氣的問仁不想治好病嗎?仁說自己想治好病,但與其哀嘆不可能的事,不如做自己能做的事,就算繃著臉病也不會好。

  仁找來仁友堂所有人,告訴他們自己的決定:死了以後要讓他們解剖。為此,他會先講解大腦的構造和腦瘤的知識,最後就是讓他們看實物。因為仁友堂沒錢,醫生也沒有應有的地位,他能留下的只有知識。透過大家的手,可以讓他的死變得更有意義,這是他的願望。咲第一個答應了,她想完成他的願望。於是仁開始教大家關於腦瘤的知識。

  勝去找仁,他也擔心彰義隊和官軍(新政府軍)之間的戰爭會爆發。更重要的是恭太郎的事,勝希望仁可以去勸恭太郎到法國留學。咲認為自己去就好,仁說自己有話要對恭太郎說。

  本來去了寬永寺的恭太郎以要拿鎧甲為由回家。榮對恭太郎的好胃口感到高興,恭太郎卻故意吐嘈說咲做的炸豆腐比較好吃,惹來榮的白眼。恭太郎希望榮允許咲回家,榮說自己從沒說過不許咲回家,是她自己不回家。恭太郎認為榮若是不說已經原諒咲,她大概不敢回家。榮聽了只是輕描淡寫的說要考慮一下。當夜,恭太郎又回到寬永寺。

  早上,上野戰爭爆發。砲聲隆隆中,拄著拐杖的仁和咲、佐分利一起前往橘家。榮拿著信站在門口,她告訴眾人,恭太似乎去了上野。恭太郎的信上說自己害死了一位生命價值遠勝於己的大人,但是恩師不但沒有責怪自己,反而要自己向前看。可是他無法原諒自己,也無法開拓自己的道路,所以最後決定以德川家臣的身分盡忠。

  咲看完信便想跑去,卻被榮以恭太郎要和德川共存亡的理由阻止。咲認為就是因為害死了自己尊敬的人,所以不管怎樣恭太郎都必須活下去。榮忍不住衝上前去抱住咲,說出她的真心話:不要連妳都離開。咲告訴榮,她會和恭太郎一起回來,希望榮可以允許她進家門。然後咲就鬆開手,前往恭太郎的所在地,佐分利自告奮勇在後面追她。榮問仁無論如何,活下去才是正道的時代會來臨嗎?自己一直以來所相信的是錯的嗎?仁不認為橘家相信的是錯的,只是恭太郎搞錯了一件事,他有值得驕傲的地方。

  仁在雨中撐著回仁友堂,告訴福田和山田上野那裡發生戰爭,他想成立野戰治療所,還要通知醫學所。

  官軍靠著強大火力佔上風。在靠近主戰場的地方有許多彰義隊屍體,咲雖然有點嚇到還是往戰場跑,佐分利在戰場旁拉住她。咲看到恭太郎,很高興邊叫著邊向他跑去,左手臂卻中彈,倒地滑到坡下。

  佐分利跑到咲身旁檢查傷口並幫她止血,還把自己的外掛披到她身上。咲對恭太郎說自己總是依賴他,現在輪到自己報恩了,希望恭太郎能回家。恭太郎說自己已經沒有活下去的價值了。佐分利對他大吼,要他問過救他一命的仁,自己是否可以死?恭太郎背起咲,佐分利在一旁協助。半路上,遇到八木和橫松,他們說前面有治療所。

  勝對仁抱怨,把醫學所的人都找來不就等於幕府承認彰義隊的行為了?仁說就算是官軍來也會予以治療,但勝認為重點不在這裡。多紀突然帶著一群醫學館的醫生出現,對勝說醫學歸醫學,政治歸政治,也告訴仁,雖然他們不會治槍傷,但一定有他們可以做的事,並要福田告訴他們要做什麼。勝看了,笑著對多紀說隨便他們了。不過聽起來似乎是萬一西鄉問起,就可以推給多紀?忍不住想說,多紀,你到底交了多少損友啊?

  佐分利突然衝進治療所,後面跟著背著咲的恭太郎。恭太郎很擔心咲的傷,咲笑著安慰他說沒什麼大礙。佐分利要幫她消毒時,顧慮到人手不足,咲說要自己來,請佐分利去幫其他人治療。仁準備好後拿起手術刀,卻抖個不停,最後由佐分利主刀。仁走到治療所外,很懊惱。突然感到頭痛並聽到龍馬的聲音,要他以口述指導其他人。

  看到治療所內的情形,咲笑了。她告訴恭太郎,蘭方醫生和本道醫生居然一起治療病患,就像作夢一樣。

  恭太郎告訴仁,其實他已經寫過兩次遺書,還說沒有比自己更丟臉的男人。仁對他說兩人初次見面時,恭太郎說過的話,要保護橘家,所以不能死,而且他一直這麼做。恭太郎的同僚包著繃帶,要他一起回戰場。恭太郎很明確的告訴對方自己該做的不是戰死,而是在這裡提水。看著同僚遠去的背影,恭太郎自嘲是懦夫。仁認為這些人雖然被救了,卻還是會馬上捨棄自己的生命,治療所裡做的一切可能都沒有意義。也許每個人都知道,卻沒有抱怨,這就是醫生的驕傲。

  戰爭只持續一天,彰義隊幾乎全滅。然後官軍繼續剿清殘黨。

  仁友堂裡,咲自己解開繃帶看了傷口後微微皺眉。但她對仁說傷口癒合狀況良好,也拒絕仁幫她纏上繃帶。她本來想問的,仁被其他醫生叫走後,咲又看了傷口,已產生綠色沾黏,她安慰自己這大概是痊癒的跡象。

  恭太郎去拜訪勝,也看到船中九策。勝問他仁是否有龍馬的影子?恭太郎認為兩人領域雖不同,但想創造新的世界的想法一致。勝很高興恭太郎還活著。

  咲換上工作服去幫忙,仁希望她多休息,因為她還在發燒。突然,仁感到頭痛想吐,便衝出去,佐分利把手邊的工作拜託其他人後也追出去。仁又聽到龍馬的聲音,龍馬告訴他自己就在他腦中,要是他一說話就會引發頭痛……仁的頭就不痛了。佐分利認為仁產生了幻聽。他問仁已經沒辦法了嗎?仁說要是有辦法,會讓佐分利幫他開刀。佐分利覺得自己是庸醫,幫不了最想幫的人。聽到佐分利的告白,仁笑得很開心,認為他一定會成為一個很厲害的醫生。傳來咲倒下的事。

  看到咲的傷口,仁認為咲感染了綠膿桿菌,一種青黴素對其無效的細菌。雖然無法製作有效藥,但是恢復體力和提高免疫力有可能痊癒,所以仁拜託福田幫咲補身。

  仁親自照顧咲,不過咲醒了以後兩人開始互相道歉。咲原本認為只要膿流出來就會好,還認為要是敗給細菌應該會被榮罵。她的病情卻一直沒有好轉,山田去通知榮和恭太郎,希望他們可以去看她。榮拒絕了,還要恭太郎轉達咲,要她遵守約定自己走回來。她認為自己去探病,咲就會發現自己病情嚴重而失去勇氣。

  仁看到咲眼角的淚,所以叫醒她。咲說自己作了夢,發現到處都找不到他,所以認為他回到未來,正感到高興時,張開眼卻看到他。如果能回到未來,他的病大概就可以治好。咲爬起身,告訴仁自己會躺著,要他去治療病人。仁突然抱緊咲,說看到她的睡臉就想起彰義隊。也許彰義隊並不是被逼得走投無路,而是想守護的東西快消失了,所以想一起消失,認為這樣最幸福。咲笑著說醫生怎麼可以說出這樣的話?仁想起當初要找病人時,從地上撿起一瓶磷霉素(賜福美仙)放入口袋,很高興的告訴咲一定會好,便離開房間。

  仁對所有醫生說他可能有能救咲的藥,不過不知道掉在哪裡,只是那是六年前的藥,不知道還有沒有藥效,但是他不知道為什麼會有藥。是說最後一點就不用強調了吧!福田大吼說管它藥從哪裡來,然後問了藥名。大家開始分頭找仁可能遺留瓶子的地方,佐分利留下來照顧咲。

  恭太郎和仁在他們第一次見面的地方找,兩人都想回到過去。龍馬突然又說話了(仁又頭痛了),要仁回現代,就可以救咲。仁想到當初病人被發現倒在錦系公園內,就問恭太郎可能的地點。就在快到時遇上官軍,仁不顧一切衝過去,頭被砍一刀。恭太郎連忙回砍對方,還要仁快逃。仁還是往預定地點跑去,最後爬到河邊並往下跳(福馬林君開眼)。負傷的恭太郎來到錦系堀時已不見仁,卻撿到一個小瓶子。

  錦系公園內發現一名男性(暫稱為「仁A」),頭部有傷,(暫稱為)仁B幫他開腦切腫瘤。

  仁A夢到和龍馬在海邊喝酒,龍馬卻突然對他說就這樣了,然後往海裡走。他告訴仁以後會把自己給忘記的,但即使看不見或聽不見,他們也會和他在一起。說完後龍馬又繼續往外海走。福馬林君被取出。

  醒來後的仁A想著必須回去,便拿了六瓶磷霉素,還想著跟當初一樣比較好嗎?就拿了急救包和福馬林君,還說了日期。像當初一樣,口袋裡的磷霉素掉出來,引起仁B的注意,他希望病人回去休息。兩人拉扯中,仁B摔下樓梯消失。仁A想起咲,道歉後昏倒在樓梯轉角。

  仁A(以下不再分AB)再睜開眼後看到杉田(戶次重幸),杉田問他怎麼會頭裂開昏倒在錦系公園?仁問自己是否穿著和服?一旁的護士說是普通的洋服。仁又問腫瘤的形狀,杉田說只是普通的良性瘤,還說是自己幫他開腦摘腫瘤。沒有自己幫自己開刀,Miki也不在了,這個世界和他原本在的世界有點不一樣。仁在走廊走的鏡頭會想到王家衛的《阿飛正傳》。

  仁在煩惱時遇到研修醫野口(山本耕史),就跟他說自己想寫回到江戶的醫生的故事。野口聽完後就說這樣就有兩個同樣的人了,仁要他幫忙想。野口想到的是平行世界,在A世界的醫生以為自己到的是A的幕末,其實是B世界的幕末,然後A世界的醫生被B世界的醫生開刀。接著,B世界的醫生去了C世界的幕末,去幕末的時間都是2009年10月11日,回現代的時間都是1868年5月20日,以此類推,無限循環。

胎形腫瘤就以畸形囊腫來解釋,也就是雙胞胎中的其中一個被另一個胚胎吸收而成為腫瘤,又剛好落在腦部。仁聽了以後恍然大悟,被野口說那是他的小說,要他也自己想想情節。仁說自己有在想,但也想聽聽他的意見。野口說也有接受器官捐贈的人會有捐贈者的性格的案例,所以聽到龍馬的聲音就可以以濺到他的血或腦漿影響了胎形腫瘤和人格來解釋。仁聽了以後說的確有,野口就趁機告別。仔細想想,仁根本啥都沒想吧?

  仁認為自己也許什麼都沒改變,有些失落。但是為了確認咲後來怎麼了,所以跑去圖書館查資料。青黴素的歷史沒變,卻多了日本早就有生產的字樣。另一本書上說因為青黴素制造,所以本道和西洋醫學融合成特有的折衷療法,這些人被認為是醫學界的反叛者,而他們的組織就叫「仁友堂」。書裡介紹了仁友堂的所有醫生,除了咲。看到昔日夥伴的晚年照片,仁還是很高興。只是不管怎麼查,都找不到自己和咲的資料。

  仁去了橘家所在地,發現有一間橘醫院,還遇到一個像野風/Miki的女性說是她家。仁劈頭就問她的祖先裡是否有橘咲?對方說有並邀他進門。那女性原本想當醫生才進醫學院,後來開始研究醫學史,現在是補習班老師,醫院有弟弟繼承。

        然後她說了咲的事:明治維新後把家裡改成現在的橘醫院。明治初期女醫生很罕見,但咲卻沒得到太多注目,因為主要涉略小兒科和婦產科,所以被當懂很多的產婆。她很長壽,雖然曾在生死邊緣徘徊,卻奇蹟似的得救,用了恭太郎在樹林裡撿到的玻璃瓶裡的藥以後。但恭太郎晚年的回憶錄只提到藥。照片裡的咲已經是個老婆婆了仁高興的是咲活下來了。

        仁在橘家收藏的照片中找自己的身影,卻沒有看到自己,他認為這次的醫生並沒有穿越。連和龍馬的合照也只剩龍馬。對方說恭太郎和龍馬有交情,因為受船中九策第九條保險制度所感動,所以就努力促成這件事,現在日本國民的醫療負擔世界最低,也是傳承下的龍馬精神。最後一張照片中恭太郎穿著西裝咲抱著一個女孩,是她的養女,女孩去世的父母託孤給她。照片背後寫著女孩叫安壽咲一直都是單身。

  臨走前,對方問仁喜歡吃炸豆腐嗎?仁說是,她便把自己研究醫學史的原點,咲的親筆信交給仁,也說了自己的名字是橘未來(Miki Tachibana)

  信的開頭是兩個○,信裡說了為何這樣開頭。她痊癒後就想不起仁的名字,問其他人也都說不認識,還說仁友堂是他們創立的醫院。時間一久,她也就接受了,還認為仁的事是夢。有一天,她發現一個圓形銅板(裝在佐久間的項鍊裡),隱約想起有個被稱為「先生」的人,那個人喜歡吃炸豆腐還有關於他的一切以及自己的愛慕之意。因為「修正力」,以後一定會忘記這一切,所以把它寫下來並且再一次表達自己的愛慕之意。仁邊看邊哭,對信說著自己也愛慕著咲。

  仁重新回到醫院工作,看到送來急診的是橘未來,馬上說自己要為她主刀。在手術開始時全劇終。

 

         結果,歷史是回到Miki開刀前啊!

  第一部的硬幣之謎算解開了嗎?就算照野口的平行世界來解釋,2009年的南方仁都不會拿到2010年的硬幣吧!第二部的硬幣是第一集的佐久間所有。不過我已經不想腦補了,怕補了頭會痛。

  本來覺得編劇森下佳子對綾瀨還滿狠的,第一部第一集在雨中狂奔,最後一集被小出從走廊丟到院子還要狂奔再自殘;第二部第一集淋雨,最後一集又是雨中狂奔,結果還被流彈打到。不過一慘還有一慘慘,看到大澤就覺得編劇對他更狠,居然吊起來淋雨還丟大牢。

    我猜的結局居然沒一個中。還滿高興的,表示編劇很出人意表,而且整個結構滿完整,比原著的收尾漂亮。仁和咲都希望彼此康復,這件事實現了。不過這可以算是野風祈求的兩人的幸福嗎?咲一直單身對我來講還是有點小遺憾,所以我自己腦補咲發了很多卡,所以一直單身。不過她搞不好一直催著安壽嫁人生小孩,然後又催孫輩們快生小孩?最後家訓是要生小孩?為了總有一天要讓仁和Miki相遇。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境中倒影

Doer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貓小喵
  • 其實我覺得第十一集收尾收得很不錯, 但是我的主人說那為什麼一開始的時候Miki的照片會不見? 如果A南方醫生是去了B南方醫生的世界, 那照理說, Miki的照片不會不見, 因為就算是改變也是改變了B南方醫生的世界呀. 麻煩版主腦補一下 XD
  • 我不太喜歡腦補,因為會越補越多,最後搞到自己頭很痛。
    不過我還是補一下吧!可是也沒有很完美。以下是我的腦補:
    原本仁A和MikiA交往,所以他有照片。但是某個到A世界的江戶時代的仁改變了A世界的歷史,仁A沒有在那個時間點和MikiA拍照,所以照片就消失了。
    這是我硬是用野口的平行世界理論想出來的解釋方式,還可以接受嗎?

    Doerte 於 2011/07/24 22:1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