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對零度sp.jpg  

轉變。

 

        塚本忍不住抱怨梅雨季整裡資料最討厭,因為會堆灰長霉,還說要是櫻木還在就可以偷懶了。白石對十四年前發生的八王子事件一直很在意,有個叫陳一琳的中國女性非法滯留在日本,並且被射殺後棄屍在垃圾收集區的垃圾桶內。一課的特命搜查對策室改了很多,櫻木、深澤都調走了,高峰半年前離開,但已經回來。在新單位八王子南警察署的櫻木柔道練習時居然直接被瞬殺,而且一次KO,還被說跟不上進度。好淒慘……

         發生板東婦產醫院內殺人放火事件:院長板東一氧化碳中毒死在院長室內的小房間,院長室裡有個人被射殺,並放火焚屍。特命的人也到八王子南警察署,因為彈道和八王子住宅區殺人事件的一樣,所以被判斷兩個案件的兇手可能是同一人。

        深澤是這次的搜查負責人一現身就是個精英啊!穿西裝看起來好穩重,雖然後來被塚本說不適合。櫻木本來很高興又可以參加搜查,結果被白石吐嘈她哪會搜查?還很殘酷的告訴她參與搜查人員名單裡沒有她。而她現在的上司也只是指派她整裡會議資料沒多久她就收到一大堆資料和會議文具。

        竹林從沒燒壞的駕照晶片中查出被射殺並被燒毀的被害人身分:野澤。大森以為櫻木會跟來科搜研,結果櫻木沒有參與搜查。

         櫻木想跟蹤白石,可是也太容易被發現了吧!白石說出發現的原因,還把她趕回去整理資料。不死心的櫻木硬是跟去,白石拜訪的人是當年認識一琳的人基喜。那人還說了可能見過一琳工作處的立花曾帶著板東來找她,還說了「比賣身賺更多」。因為一琳曾切除腎臟,所以就朝器官買賣方向調查,而她也曾生產。

        立花被塚本和高峰夾擊。原以為高峰會踩著高跟鞋踹立花,沒想到她居然用油桶砸他,好猛!!!而且高峰還拿塚本來威脅立花,這段根本是她的個人秀。

  板東曾在美國學過器官移植,但在尚未腦死者器官捐贈尚未合法的日本根本不能做,結果就被調查了,後來他就轉行開婦產科。合理懷疑他以婦產科做為掩飾,從事器官買賣,野澤是幫兇。倉田查到板東和現任厚生勞動大臣三原有關系:板東曾是三原的後援會長,三原曾託他幫自己的有力支持者找尋可移植的腎臟。野澤的女兒在板東的醫院出生,後來得了白血病。但野澤的妻子秀子卻否認認識板東。

  塚本又變好人,在大家都懷疑深澤的能力時,他卻為他說話了。雖然他之前說深澤的個性很討厭。

        深澤希望八王子南警察署也可以派人去,但他們卻找不到人手可以派,「不得已」派了櫻木。櫻木很高興,還覺得她和深澤是立場一致的同志。不過,一到醫院,高峰就把她推去照顧櫻木對此抱怨不已結果櫻木被討厭……但還是對她說自從自己病了以後,父親就常藉口不回家。

         板東醫院的護士長兼會計畑山說出她為何對野澤印象深刻:野澤夫婦在板東婦產科成功治療不孕症而生下。但之後再也沒往來。

         塚本晚餐居然是大碗豬排飯加天婦羅蕎麥麵,熱量的確太高了。不過大家的食物都到了以後,只有櫻木的被漏掉,白石還說冰箱裡有剩的香蕉。這滿狠的。後來還被排擠……塚本把自己對櫻木的觀察告訴她,但是櫻木還是不明白,就跑去找長嶋抱怨。長嶋用白石和一琳的事回應她。櫻木回到搜查本部,重新開始看醫院殺人放火事件的資料。

        白石來到搜查本部時,叫醒趴在桌上睡著的櫻木,還虧她睡相難看。櫻木沒接到電話直接仆在桌上還滿好笑的。不過,感覺上大家都很寵她耶!大森對白石說可以把新發現告訴他,條件就是要把櫻木帶去科搜研大森把她找到的某種東西的原形海馬丟到櫻木身上,讓她哇哇叫。確定一琳和野澤身上都有海馬屑以後,竹林也還原火柴盒上的字樣。然後白石就把櫻木拖走了。

         深澤和長嶋約了三原見面,最後三原說出他在板東的醫院見過基喜去偷一琳的病例。

        白石等人去立花所在的非法滯留者居住的公寓堵他時立花從公寓窗戶往外跳,成功脫逃。沒有警察想跟著跳耶!雖然下面有輛車緩衝。公寓裡有相當多的女性,其中有許多孕婦。從其中一個孕婦(加藤侑紀)口中得知,一琳在板東的醫院生下孩子,被交給野澤,並被命名為。一琳的腎臟是在中國賣掉的,為了籌錢來日本。所以一開始就沒有器官買賣,而是販嬰。

        三原的小孩也是在板東婦產科出生的,但不確定是不是買來的。塚本覺得應該再傳喚一次三原,但深澤要求先追立花這條線,這讓塚本非常不滿。高峰看出深澤的難處,希望他稍微放鬆脖子上的領帶,深澤卻說那是長嶋的禮物(期望)。

        倉田有點擔心白石,但白石堅持自己去問基喜潛入板東醫院的事。在白石嚴厲逼問下,基喜說出自己一直不敢說的事:一琳可能是被自己害死的。他偷出一琳的資料後發現有秀子的資料,所以和一琳偷偷跟蹤她和她的孩子。在公園裡意外撞見野澤,也被發現一直偷拍秀子的事。

         秀子決定告訴真相:她在治療不孕八年,人工授精失敗三次後本想領養小孩。但領養的人多,小孩少,競爭激烈,所以決定買一個。秀子向表達自己的愛意,只是回問她自己值多少?並把秀子趕出病房。在的追問下,櫻木告訴她一琳被殺害的事。看著覺得自己很淒慘的,櫻木抱緊她。秀子也對高峰說了在公園裡看到一琳和基喜的事,還有照片,她認為一琳也許是的親生母親,想要搶回。野澤對她說自己一定會保護不被搶走。

         當夜,一琳就遇害。當時有另一件大案被破,所以媒體不太關注這件案子,只是草草帶過。立花找到了,但已經變屍體了因是酒醉溺斃,行李裡有兩個案件所用的同一把手槍。就這樣破案了,搜查本部解散。

         櫻木跑去打擊練習場打球,因為想見長嶋,不過她的擊球一點進步也沒有,比較像是在發洩。長嶋對她說要堅持信念,然後非常帥氣的示範何謂打擊。這個鏡頭很有趣,一邊是打得漂亮的長嶋,一邊是每次落空的櫻木。

    在開記者會前夕,一直覺得搜查還沒結束殺人放火的理由和三原的涉案程度還不知道的深澤決定繼續搜查,但不強制大家參加。特命全員參加,其它搜查員也全員參加。對此感到生氣的管理官表示不幫他了。塚本笑說笨蛋還真多。

         櫻木幫白石整裡基喜的新證詞時發現野澤死前曾多次前往證詞中提到的西之森公園,所以她就照目擊證詞去走一遍意外看到一家賣中國雜貨的店,裡面販售裝有海馬屑的護身符,是祈求安產和幸運的。店長證實野澤有來過,他要問一琳的事。櫻木把這件事回報後又因為店長想起看到野澤和人吵架而前往發生地西之森美術館。

         那個和野澤吵架的人是三原。他供出自己知道的一切:和野澤一樣,他兒子也是從板東婦產醫院買來的,所以才認識。當野澤告訴他,自己女兒的生母出現時,他開始感到不安。他去找板東。立花把一琳帶到他們面前,並射殺她。他隱瞞真相並不是為了自己的名譽,而是怕家庭會崩壞。

         野澤在西之森美術館前請求三原拜託板東告訴他一琳的去處,為了救患有白血病的。三原告訴他再怎麼找也只是徒勞,因為一琳在十四年前就被殺害。野澤後來又去板東婦產醫院,便遇害了。塚本和櫻木把一切都告訴秀子和,並送了一個海馬護身符給決定要活下去,和秀子一起。

         倉田向長嶋報告兩個案件都是立花所為,野澤和三原沒有參與殺人。但還是不清楚為何板東會遇害。

        大森告訴倉田,立花使用的槍上檢驗出女性的汗液。秀子想起跟在板東身邊的護士畑山。得知有警察來找她,畑山連忙離開醫院。一琳被殺害時,她跟著去棄屍;野澤去質問板東為何殺害一琳,板東說自己只是奉命行事,便躲進另一個房間。立花和畑山殺害野澤後把板東關在房間內,放火燒了院長室。

     塚本在地下停車場堵到畑山,她認為自己所做的是善事,是幫助別人成為父母。就在塚本要逮捕她時,畑山對他開了一槍,塚本倒地,櫻木成為目擊者。畑山發現後也朝著她的方向開了一槍後逃逸。櫻木沒有追上去,在醫生到達前,塚本失血後昏迷……然後就開始接回想鏡頭,這不擺明就是他死了嗎?

     這種死法好突然,就像是為了接第二部的組織改組才死的。因為已經廢除殺人案的時效,未解決事件的時效已經沒有意義,特命也沒有存在的必要,所以必須有所改變。照這種看法,塚本不就是被瀧河殺死的嗎?因為要讓他上場,所以就殺了塚本並取而代之。

     主題曲之後直接接很長的第二季預告,並且在片段中宣告塚本之死。雖說特殊犯罪搜查對策室的要求是不可暴露於眾人之前,不過怎麼覺得還是很引人注意?

    

        劇本從一開始到最後連翻了好幾翻,不過誰叫我自己去踩雷,結果反而沒怎麼意外,不過還是看得滿開心。上戶的妝明顯有變濃,是想強調櫻木的成熟嗎?還是就純粹因為年紀增加所以改妝?可是櫻木本身似乎不但沒成長,還往後了,直到塚本死了,才看到她更振作。

         長嶋又送了一包菸給倉田,還說自己沒點火不算破戒。還真想知道長嶋的最後界線在哪裡

        塚本大口吃豬排飯的樣子很豪邁,也讓豬排飯看起來好好吃啊!

         加藤侑紀的中文發音滿標準的耶!而且整部戲裡就只有她講中文。看到她用中文對塚本大吼大叫讓他露出窘狀,還滿有趣的。

          第二部官網的人物介紹裡,看到深澤對瀧河的想法是「苦手」,就突然更期待了。

, ,
創作者介紹

境中倒影

Doer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