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2第一話-2.jpg

雖然緩慢卻會前進

 

         櫻木拿著筆記本和筆跟蹤某人,直到進了辦公室。當她向瀧河報告時,磯村才發現自己變成櫻木練習跟蹤的實驗品,白石還補充說是自己提議的。在櫻木報告完磯村從家裡出發到辦公室的大致行程後,瀧河問她還有其它的嗎?櫻木才拿起筆記本,瀧河就把所有櫻木沒說到的細節都補上了。

         對於瀧河的觀察和推論,白石稱讚他不愧是會走路的變色龍。瀧河嘴角浮現稍縱即逝的微笑。面對磯村的抗議,白石說他自己太沒有警覺,因為櫻木的跟蹤跟外行人沒兩樣。櫻木抗議說自己跟蹤得很好,被瀧河說自以為是。磯村很優秀,她沒被發現只是運氣好。說完還虧了磯村。瀧河看著櫻木交代她要融入風景,要把看過的人和細節都記在腦中,不要寫筆記,因為追犯人的時候不能有醒目的動作。還要櫻木立即改掉寫筆記的習慣。

         另一方面,倉田被丟去(?)比對監視器拍到的人,看到他用一指神功讓竹林忙昏的樣子也很好笑,還被大森說是組織重組的失誤,並和櫻木相提並論。要是換成白石,竹林應該會比較輕鬆吧!這時候就覺得白石真厲害,可以實地去追蹤,還可以使用高科技。櫻木居然寫便條提醒自己要用大腦記憶……也太可愛了吧!不過我要是她上司大概會很受不了。

         白石和倉田在休息室聊天,倉田覺得電腦很難搞,白石認為改變搜查方法比他的腰還麻煩。一個月前,塚本殉職,要是他還活著大概會覺得很辛苦吧!因為他總是想都沒想就往前衝了。

        長嶋和高峰宣布要調查企業過失造成死亡的事件,就是消費者救濟機構的朝倉千佳子上節目談論過的首先是石油暖爐造成的一氧化碳中毒;其次是工廠硫化氫外洩造成河邊釣魚的人死亡;然後是筆電電池過熱造成的自燃。她認為因為企業的利益至上主義而造成這些事,無法被原諒。

        櫻木順手拿起筆記本和筆。發現瀧河正在瞪她,便放棄筆記。調查的起因是因為遺族對死者的死因有異見,例如家裡有暖爐,弟弟卻突然去買一個石油暖爐;女兒明明討厭魚卻跑去釣魚;筆電起火而死的人的兒子說父親事發前曾被不認識的男子搭話,那個人的影像有被拍到。高峰報告說企業的不良品被報導出來前,都發生過幾起意外,並且都死人,因此很有可能是蓄意致死。

         因為死者沒什麼共同性,白石認為是死者和企業間有私人恩怨;瀧河認為是向企業恐嚇的連續事件,高峰贊同此種看法:對想要隱藏意外的企業敲詐,然後企業和犯人達成協議,事故便不再發生。長嶋負責企業方面的調查,要求其他人先查出被拍到的年輕男性。

         倉田向情報分析係的同仁喊話說他們是用眼睛在搜查,這和現場搜查很像。可是他的電腦使用能力也許是最差吧的吧不過竹林還是說他說這話很有說服力。倉田的話應該是對自己說的吧?!大森居然在計劃如何玩櫻木,看來真的很喜歡她。

        這次死亡的男性本來只用桌上型電腦,卻突然買了筆記型電腦。竹林發現他和正在找尋的被監視器拍到的男人有接觸。在分析過其它監視器影像後,竹林確定了那人的大致生活範圍。

        因為要找出對方,所以要先變裝完成後便到那人的生活範圍去「閒逛」。瀧河從要找的人常去的店裡出來後一邊移動一邊指揮大家。然後就發現搞錯負責位置的櫻木……櫻木馬上就想確認自己的位置,瀧河連忙提醒她不該在這裡(人來人往的地方)確認,接著說了她正確的負責地點。這裡面我覺得最不像警察的應該是扮家庭主婦的佐佐木和上班族的井上。其它人雖然看起來很像路人,可是自然度還是沒有他們高。白石的推銷員演得有點爛……磯村就很強了,還指導了白石。

         櫻木穿著套裝演上班族,沒想到居然被雜誌吸走目光了……表情很有趣。直到「嘮叨的上司」瀧河要求她前往下一個地點才回過神來。跑出書店的樣子好引人注目啊!白石回報疑似發現目標,還說了特徵。瀧河瞄了那人一眼卻說不是,因為他在白天看過白河回報的人一次。

        隔天櫻木在咖啡館裡確認各區域的範圍,突然看到疑似目標的人出現在前面天橋上,連忙追上去,卻跟丟了,只好先向瀧河匯報。她不記得對方往哪裡去,也不記得他穿的衣服。瀧河立刻要大家往咖啡館為中心半徑三百公尺內的範圍並追蹤目標,還要櫻木留在原地不要行動,因為她現在太顯眼了。然後瀧河找到目標,並發布特徵和方向。確認是要找的人之後,開始接力跟蹤。一直待在原地的櫻木終於等到瀧河叫她集合。採取指紋那段還滿有趣的。

         櫻木看到搶案,很想去幫忙卻被瀧河阻止。這段兩個人都很引人注意吧!突然有個男的抱住差點被搶匪撞到的女孩。目標一聽到報警就趁機離開了。瀧河對櫻木說無論如何都不能暴露於犯人之前,如果不能接受就離開。

         瀧河在車上(櫻木面前)稱讚白石很投入,卻被磯村笑說是以後的樣子。櫻木感嘆著目標看上去很真誠,卻被瀧河要求不可移情,因為這是進行中的事件,多餘的情感會導致判斷失誤,導致犯人逃脫。櫻木想起死在她面前的塚本和成功逃脫的犯人。瀧河轉頭看了她兩秒!兩秒耶!這可以說其實瀧河也很在意她吧!某意義上來講。

        目標的名字是飯野正也,是看護工,曾誤入歧途,但現在被雇主所信賴。瀧河補充說他現在有同居女友藤井香織,兩人是小學同學。藤井現在在賣便當。飯野在五個月以前還清了父親生前的巨額債務。高峰認為飯野不是主謀,他背後一定有秩序型高智商罪犯。長嶋提供了一個情報:消費者救濟機構曾在事件發生前聽取消費者的意見並向各企業反應其危險性。瀧河認為只要去問這個組織就可以知道哪些企業的商品有問題,並且接下來可能會在哪裡發生事故。長嶋負責這個,其它人負責追蹤飯野行蹤,櫻木負責接近藤井。然後櫻木就拿到一堆東西:藤井的各種情報、自己扮演的角色井川茜的設定和生活用品。瀧河很直接的說就是要騙過藤井並收集情報。不過從他的表情看起來似乎有點擔心?

         瀧河問長嶋為何是櫻木?長嶋回說認為她適合當他的後繼者。瀧河馬上說櫻木不俱備在特殊班工作的能力。長嶋認為櫻木的確是遲鈍的烏龜。瀧河又問為何要讓她跟著他?長嶋笑著說櫻木也有可以培養的地方,並且把這件事交給瀧河。

         櫻木在辦公室裡認真讀著資料。井川茜的手機吊飾和藤井一樣,提包也很類似第一次去買藤井的便當時,櫻木的音樂和吊飾果然成功引起藤井的注意力。瀧河要她每天都去買便當加深關係,然後叫她去會合。一句廢話也沒講就掛了電話。

        長嶋和高峰去拜訪消費者救濟機構,朝倉拒絕提供消費者的陳情,因為不希望企業把責任說成過失,從而掩蓋真相。回程途中,長嶋問高峰,朝倉拒絕提供情報,真的是因為信念嗎?高峰覺得不清楚,但是缺陷商品的情報只能從她那裡知道。長嶋認為該調查這個團體。

        櫻木去買便當,但已經賣完了。藤井最後拿出自己的便當,還說量比較少所以不收她的錢櫻木提議一人一半。櫻木說跟藤井聊天很開心,被白石說是真的想跟對方當好朋友,還說她是笨蛋。瀧河認為差不多可以開始問關於飯野的事了,還提醒說藤井可能是共犯。櫻木認為藤井不是這種人,瀧河認為她又開始移情了。

         飯野離開小餐飲店後走到一道窄橋中間和某個陌生男子見面。真是個好地點,可以防止別人來打擾偷聽。因為不好接近,瀧河就叫磯村到高處偷拍。當白石要磯村別讓對方逃掉時,瀧河居然笑了!!!他笑著說磯村最擅長偷拍。這算稱讚嗎?不過會這樣笑,表示他很信任磯村吧!並且認同他的優秀。飯野把東西交給他之後,那人就離開了。大森發現飯野交給對方的是他的雇主的駕照,高峰認為是用來開設帳戶讓被恐嚇的企業匯錢用。

         那男子故意把隨身碟弄掉,藉以查看自己是否被跟蹤,確定「沒有」後才走進一間大樓。瀧河要求櫻木照他的指示去和對方搭同一部電梯,以確定到達的樓層,還說沒有人會想到她是刑警。這句有點狠耶!不過這種情況下反而是好事櫻木若無其事的走近電梯,確定並傳達對方要去的樓層。然後瀧河一邊衝樓梯一邊說說接下來就交給他。確定那男子去的辦公室明豐系統株式會社後便開始全面監視這個地方,連他們的垃圾都帶回去分析。

         櫻木到小貨車(行動辦公室)來報告她要和藤井去逛街,瀧河告訴她已經查到西裝男的身分,他叫日高,當初就是他帶著飯野犯罪。因為日高在電話中也鞠躬的行為讓高峰認為還有身分比他高的主謀。而消費者救濟機構目前在組織是民運動,沒有疑點。

         高峰和倉田討論犯罪手法時,深澤來拜訪,倉田誇說西裝很適合他,他卻說還不習慣。然後深澤說起瀧河的事,他很優秀,但是自己對他苦手。和塚本那種簡單明瞭相比,瀧河讓人難以理解他的感情。高峰笑說他對櫻木的感情就很容易理解了,深澤落井下石的說瀧河也被櫻木愚弄。高峰補充說瀧河因此心神不寧,深澤聽了很高興的樣子。然後聊起塚本的案子,深澤查到真的畑山早就死了,殺死塚本的人冒用她的名字。高峰認為畑山背後一定有更強大的犯罪,深澤認為這方面要和特殊班合作才知道。

    櫻木和藤井去逛街,但櫻木有心事的樣子。藤井認為她不適應職場是因為遇到不好的上司,櫻木沒有否認。因為櫻木說喜歡藤井的料理,藤井便邀她到家裡吃飯。櫻木偷偷匯報了要留在藤井家吃飯的事,瀧河要她拿出麥克風收音。櫻木拒絕了,認為藤井與此無關,但瀧河問她難道要對可能出現的犧牲者見死不救嗎?這招一擊中的啊

     櫻木偷偷拿出麥克風,並詢問藤井和男友的事。藤井說了她發現男友去西葛西咖啡店的收據,卻告訴她是去工作,兩人大吵,但後來還是相信他。藤井預產期在明年,但目前他們沒有閒錢悠閒的養孩子,但男友還是很開心。自己父母在年幼時便死去,所以渴望建立家庭。櫻木最後還是把竊聽器偷放在藤井家裡,讓特殊班可以監視他們。

         對此感到困惑的櫻木去了休息室,長嶋從冰箱拿出香蕉牛奶給櫻木,並告訴她最喜歡的香蕉含有大腦所需的豐富營養,還說那是從瀧河那裡聽來的。櫻木說她可以理解瀧河的話,卻無法完全做到。還問長嶋為何把她找進特殊班?長嶋認為在塚本死後一直止步不前的她只能待在這裡了。還說不只有她背負著塚本的死,防範這種事再度發生是他們全部人的想法。長嶋真的很疼愛櫻木耶!還要她回去休息。櫻木卻在辦公室整理她從藤井那裡聽來的情報。

         大森在垃圾堆裡發現一張有書寫痕跡的便條紙,並試著還原內容。因為日高的異常行動,瀧河認為會發生新案件。聽到倉田說大森還原的便條紙內容上寫著西葛西,櫻木馬上拿出自己的筆記本確認。竹林解析出飯野拿給日高的東西,還稱讚自己太熱血,被大森巴頭。

        高峰和倉田認為飯野去西葛西和被害人見面做好準備,然後由日高實行犯罪。瀧河立刻決定前往保護。發現日高搭上計程車後,瀧河要求白石等人所在的另一部車去跟,自己和櫻木去被害人住處。當他們抵達時,警方和救護車已經到了,沒救到被害人。不確定犯人是否在現場,所以瀧河要馬上收隊。櫻木後悔的說要是早點發現就好了。瀧河馬上說沒有後悔的時間,必須繼續行動並且不讓犯人查覺,否則就會失去犯人的蹤跡並且犯罪會再度發生,他已經看過很多次了。

         白石等人跟蹤日高後發現他跟朝倉接觸了。瀧河認為她就是主犯……

 

         櫻木是個善良的好孩子啊!還會因為欺騙別人而感到不安。所以大家才會那麼疼愛她吧!不過她的跟蹤技術真的有待加強,怎麼看都好顯眼啊!在車站裡真的不太容易被發現,因為人很多,就算動作有點誇張,大家也只會當你趕時間,一大早的馬路也差不多。可是咖啡館外跟進大樓就很容易被發現這個人很怪了。可是也因為這樣才「不像刑警」吧!其實我比較喜歡櫻木第一季的髮型,不過變長的頭髮意味著髮型有很多花樣可以變化,所以也默默期待。

         多人接力跟蹤真是好方法,不過跟蹤對象要是像瀧河或是杉下這樣的人,應該也會被識破吧!?

        看完這集突然好想看桐谷參加全員逃走中啊!看到他戲分這麼多還真是不習慣總覺得這次桐谷把聲音壓低在演,而且髮型會不小心想到田村正和……瀧河果然是難相處的人,可是從他還會開磯村的玩笑看起來,桐谷這次的角色也不全然是不苟言笑的人,當然也沒有到情緒完全不外露的地步。還滿期待接下來會被櫻木怎樣愚弄或是如何讓深澤苦手

, , , , ,

Doer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