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虹橋-2.jpg

終於寫完啦!!!

 

         有了上次的經驗,這次在等待放映時就沒那麼緊張了。這集劇情還是塞得滿滿的,雖然有一大半都是戰爭或是自殺,好像一句話就可以說完。

         不斷的戰爭在這裡是必要的,這很直接的就傳達出賽德克人在這種長期征戰中到的身體和精神狀態。但他們又不能馬上死,因為他們是「勇士」,必須盡一切力量和日本人打仗,尤其在那些婦女們上吊以後,不能辜負她們。而且,就像是莫那說的,這場戰爭是在選擇死亡方式。不管怎樣最後一定會死,但到底是要戰死還是沒開打就先上吊?

         巴岡發現莫那藏在床下的火藥後很生氣的罵了幾句,不過她一定也知道接下來可能會發生的事,只是她根本不可能阻止,只能接受。所以她照著莫那的話做了,把自己的臉擦乾淨,慎重的死去。而莫那親自殺死那些他所感謝的族人,應該就是像他對達多說的一樣,他不願落入日人之手。所以他也不願自己的族人落入日本人之手而被侮蔑。最後莫那也火葬了這些人,這是他唯一能做的。

         莫那選擇了戰鬥到最後,不論是自己的兒子巴索中彈或是所站位置附近被炸開都不為所動。巴索要求達多替他砍頭,但達多終究沒做到,不僅是被踢了一腳,應該也是對弟弟起了不忍之心。最後是巴萬砍下那一刀,結束巴索的痛。火光從莫那身後落下那一幕大概是整集最喜歡的畫面,完全展現他的覺悟和身為頭目的氣勢。

         大概是因為上集的影響,我不是很喜歡巴萬這個角色,但是演員本身的確演得不錯。因為公學校大戰,巴萬和少年隊其他人有了接受紋面的資格。大概也因為這樣,在親眼看到部落裡的女性集體自殺前,他們並未真正理解莫那的話,也沒有理解到死和戰爭的殘酷。這是一場沒有退路的戰爭,只能期待在彩虹橋另一端再見。

         失去親人和食物的短少,加上戰爭的持續,精神和肉體上都已到極限,但少年隊並沒有選擇自殺,而是要以勇士的資格參戰。莫那看得出巴萬的焦慮,然而等待卻是必要的,所以才把菸斗借他;所以才只叫他到處跑,以引誘日軍注意,而實際上作戰的還是莫那等人。

         終究少年隊還是參與實際殺敵並身死,巴萬的頭被拿去領賞時,也許是基於真的承認他已有紋面,也許基於勇士比較值錢,總之他在賽德克人中被「認同」是一個勇士。只是在「文明」的日本人眼中,他還是個小孩。

         一郎夫婦之死留下一個謎,編劇把這個謎卡在一郎的疑問上:究竟是賽德克人或是日本人?原本和族人一起躲進叢林深處時,一郎和二郎夫婦已經換上傳統服飾。但一郎夫婦決定攜手離世前,卻換上和服,並以獵刀自殺。他們一定是認同日本的文明,所以才換上和服。不同於花子的順從與接受,一郎不斷追問著自己該認同那一個身分?他把這個問題向二郎提問,二郎並沒有直接回答他,但一郎應該得到救贖了吧!所以才會向二郎道謝,然後赴死。

         必須親手殺死自己的妻兒,一郎的作為的確是種悲哀。可是反過來想,妻兒陪他一同上路也是種幸福。就好像平常在家裡悠閒的聊天,稱讚妻子,餵孩子吃糖逗他開心。雖然不知到最後會踏上彩虹橋還是到天照大神那裡,至少一家人在一起。

         初子也想像花子陪在一郎身邊一樣的陪在二郎身邊,不過二郎卻希望她活下去,和孩子一起。站在二郎的立場,也許認為活著才有幸福的可能,但站在初子的立場,也許卻最殘忍也說不定:最喜歡的人拋下她,其他家人也可能不會再見。直到有一天,也許她站上彩虹橋……

         這點上,馬紅也是一樣,她親手把小孩往懸崖拋,就是希望上吊後再睜眼時能在彩虹橋上相會。但再睜眼時,卻躺在霧社街的醫院中。日本人也不是白救她,而是想讓她去向哥哥達多招降。失去大部分家人後,唯一還活著的哥哥最終也離開了,「要活著,並且生孩子。」就像是咒語一樣把她綁在人間,拋向不可知的未來。

         看得出來編劇想為鐵木的「親日」形象平反,所以大部分道澤人都為了可以拿頭換錢感到興奮,鐵木卻只為了可以砍下宿敵莫那的頭而參與獵捕馬赫坡。當他看到叢林中集體上吊的婦女時,突然感受到震撼:馬赫坡是有滅族的覺悟,才會發動戰爭。所以,他一度不想再參加獵捕,向小島表明自己的立場並不在幫日本人的忙,而是在維護部落的傳統。

         從鐵木產生幻覺這點可以知道他對莫那的恨意有多強烈。不斷出現的年輕時的莫那,既是他仇恨的初始,也是他的恐懼來源。當年是莫那先向他挑釁的,但那時的他只能和叔叔跑回部落躲避莫那,而今的他已經是一名英勇的頭目了。即使如此,他內心深處永遠的敵人不是現在已介半百的莫那,而仍是當年力盛狂妄的年輕樣貌。最後,他也死在自己的幻覺中。

         鐵木的兒子並不理解父親對莫那的複雜感受,只是相信祖先流傳的關於彩虹橋的另一端的獵場的事:互相出草是為了決定誰是可以守護獵場的勇士。但死後,大家都會在永遠的獵場中一起追逐獵物而不互相砍殺。大概是從父親那裡聽來的,鐵木的兒子認同莫那是個勇士,所以才對父親說想和他打一場。聽到如此單純的話語,鐵木只是哄著兒子快睡。

         初子的父親被殺那段我懷疑是故意要緩和氣氛的。看到他訓斥族人「浪費子彈」的行為後突然衝出去,還以為接下來是英勇殺敵,沒想到是直接被打穿眉心。真想問他是不是專程來搞笑的?好歹也拉幾個墊背的吧!而且他死後,大家的藏身之處就會被發現了。所以說,他想拿來陪葬的不是敵人,而是自己人嗎?

         小島源治看起來是和賽德克族交好,所以他會拜訪鐵木,還說了認為鐵木之子會在運動會中獲得好成績這樣的友好話語。可是說穿了,他骨子裡就是個「統治者」,不管怎樣友好,還是要在日本人統治賽德克族的前提下進行。因此,當道澤人質疑鐵木的立場究竟是「不要讓日本人統治,或是讓好的日本人統治」時,他馬上回問自己對他們不好嗎?他選擇的是自己是「好的日本人」,賽德克人只要被統治就好。

         這也可以解釋為何小島為何要傾全力圍剿馬赫坡,甚至利用了各部落之間的仇視和紛爭,原本他是會想調解這些的。起因當然是公學校大戰中失去妻兒,但是他如果不是站在統治者高高在上的立場,而是和賽德克人在同一平面上,恐怕反應不會如此劇烈。就算決定殺光馬赫坡,也應該不會直接進入那個部落。

         鎌田彌彥卻剛好相反。一開始,憤怒的他甚至要求使用糜爛性炸彈,導致許多人因為受不了吸入爆炸後的氣體而上吊;聽到下屬報告只見巴萬,不見莫那時,還狠狠的譏笑莫那的膽小。在見到莫那後,在見識到馬赫坡寧死不降後,他改變自己的想法,雖不到認同,卻在他心中提升到較平等的地位。以他的話來說就是因為櫻花太紅了。所以才把馬赫坡也染紅了吧!?

         莫那的狗真的太搶眼了,雖然明知道那大部分是訓狗師努力的結果,還是覺得狗狗好厲害。莫那把食物分給牠之後便趕牠走,甚至不惜以刀相脅。後來牠還冒死咬了一頂警帽送給莫那。真是好催淚啊!大概可以排在一郎、二郎在叢林自殺和馬赫坡女性和少年們訣別之後。另一方面,最近黑色土狗,而且立耳的也許會受歡迎也說不定?只是這種狗不好養,活動量很大,因為就是獵犬啊!沒養狗的人還是看看電影想像一下就好,真的養起來可是很累人的。

         這集的配樂有一點很有趣,就是莫那帶隊打仗時氣氛就很high。我就不太能理解,打仗時大家情緒是很高昂,可是配這種帶些亢奮感的音樂?難道他們出草時其實以殺人為「樂」?不是為了其它原因,只是為了自己的快樂而砍下別人的頭。如果本來就想這樣表達,那就沒話講,如果不是,怎樣都覺得有點怪。

         有個地方邏輯不太通:當鎌田終於見到他膽小的敵人莫那和達多時,明明莫那和達多就還在橋上,橋就斷了,可是他們兩人居然都沒事!一點傷都沒有。也跑太快了吧!?還是說其實被目擊的巴萬其實不只有巴萬,裡面還有莫那和達多偽裝的?

         最後的彩虹橋對我來說是整部電影的大敗筆,完全感覺不到營造了四個多小時的彩虹信仰的神聖性,反倒比較像是導演喊卡以後大家準備收工,邊聊天邊走向休息室。如果神聖的彩虹橋是這樣,那還不如就停在青年看到天邊有道彩虹就好,至少可以自行想像。而且動畫的部分做得很粗糙。是可以理解動畫公司相當努力,畢竟前面絕大多數的畫面都處理得很好,「只是」時間太趕。

         那到底是為啥要那麼趕呢?是為了衝暑假票房嗎,那乾脆一部今年上映,一部明年上映部不就不趕了嗎?而且這樣還可以多很多時間去修動畫沒做好的部分。所以我猜是為了威尼斯影展,因為覺得大概可以趕得上就衝了,而且這部年度最大話題作也不意外的被報名角逐奧斯卡外語片。所以才會出現那種「只有」的說法,動畫和配樂都是。

         是說都已經花那麼久的時間在拍攝了,結果卻不想花時間在後製,這不是很好笑嗎?表面上看起來是相當盡心盡力,實際上只是在浪費那些特意花費時間好好拍攝的素材。我覺得很可惜。

         演職員名單還是跑太快。跟上集一樣,在主要演員的名字跑完之後就開始有種加速感,因為字變多,能看的時間一樣,當然就變得有點模糊了。即使想好好看看這些不認識的人的名字、職稱也很費力,自然也就不想看了。這樣不就辜負原本希望大家能看看演職員表,知道這部電影是由這麼多人的努力才產生的原意了嗎?

         當全部名單都跑完後,燈亮時,留下來的人大概不到開場前的人數的三分之一。當然,也是有可能有人本來就不打算看演職員表,不能把這種可能去除。可是對於想要看的我而言,真是看到很火大。走出電影院時,心情很複雜。


延伸閱讀:

《賽德克‧巴萊(上):太陽旗》心得

,

Doer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