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P46.jpg

終於是……

 

         最後一集了,所以編劇也要來個大清倉嗎?把能嫁能娶的一次解決,順便把保科幸松的事也處理完畢,然後和秀忠的閃光放不停,甚至還和前夫佐治一成見面敘舊,果然還是想把江寫成「超」偉大女性……那之前跟福不和是怎麼一回事?

         這一集被收服的是福,一聽到竹千代被秀忠指定為繼承人馬上就歸順江,而且還變得好八卦,會把初拉到旁邊說悄悄話。明明之前還把江當作秀吉的代替品那樣恨著,表面上服從御台所,但眼神根本沒把江當作一回事,甚至會直接斥責江不和德川站在同一陣線,還在家康面前告狀了幾次。所以家康的釘子和竹千代的話還是起了作用嗎?如果硬要把她的行為作合理化解釋。

         因為一直出現夏和江去抱小孩的畫面,所以我一直以為幸松是夏生的小孩。後來才發現,是另一個啊!沒說清楚真的會讓人誤會,因為都是大姥局的侍女。江見幸松雖然和一般認知不同,倒是很符合這部戲的風格,兄弟和睦也是意料之內。竹千代和國松根本在現寶,兩人輪流把自己的寶物搬出來吸引弟弟注意。話說回來,江和秀忠在為幸松的事鬧不和時,國松居然很白目的直接問,竹千代不知道是識相還是遲鈍,只是看而不說話。這段有好笑到。

         千討厭爸爸,所以龍子出主意讓江把千嫁掉。秀忠提了人選,但是希望江去說,沒想到江斷然拒絕。幹得好啊!可是秀忠要說服千的話配上他的表情實在一點說服力都沒有,反而有種心虛感。果然還是要出嫁三次的江來說服:死去的人一定會希望活著的人幸福,活著的人要向前看。所以千和秀忠也算是和解了吧!?

         和的出嫁其實沒甚麼商量餘地,就算她說不要應該還是要嫁,畢竟是皇室。所以江問和的意見也只能算是一種形式:塑造出父母都是開明且疼愛小孩。是說演員也找得太故意了吧!反正只出現一集,就找個可以撐到出嫁的年紀,這樣就沒有年紀不合的問題,而且還節省演員費。可是,和坐在兩個哥哥身旁時,一看就知道演和的演員年紀最大啊!她比其他兩人還要高大耶!有點難以無視,卻不得不無視。

         寧寧捉弄龍子那段滿可愛的。正因為寧寧不同於秀吉,不會任意捉弄別人,所以我和龍子一起被騙了。可是被騙得很高興。

         因為市和三姊妹訣別時,江問市說是否會再見,所以我原以為結局會是三姊妹見到市。結果只有江,而且還不算是「相見」,是市來到江身邊又目送她離去。這算是一種超越嗎?不是把活著當作戰鬥而是一種喜悅。但這種話是真的只有到盡頭才能說出來吧!雖然老年江一點都沒有老態,而且行動敏捷迅速,不過乘馬而去的結尾還不錯。

 

         從第一集江出生時哭聲可以讓戰場上的士兵都聽到,可以知道編劇就是想把江寫成奇女子,所以後來很多不太合理的情節我都覺得無所謂,不然就想說這是個平行世界,反正只要能符合這部戲的邏輯就好,能寫得好笑更好,因為我一開始就把這部戲當搞笑戲在看。所以,當江說她想去大坂時,我心底是希望她去的,這樣比較好笑。最後在江戶城抄經反而讓我有點失望啊!太合常理了。

         仔細想想,這部戲最大的問題應該不是江到底有多偉大,而是秀吉為何那麼好笑。正因為他實在太好笑,中途就把這部戲的主軸拉得很奇怪,要正經好像也正經不起來。而且,從幼年就不怕秀吉的江又加深了這種傾向。秀吉死後,這種情況好像也沒什麼改變,而且劇情就一直在「偉大的江」和「屈服於現實的江」之間搖擺不定。所以她會不顧一切去抱夏的孩子,召見保科幸松,也會不斷表現出身處戰國的無奈:即使不願意仍須照家康的話去做。

         原本,劇情走向應該是出生於亂世的江面對生命的種種遭遇也不輕易屈服,勇敢的向未來邁進,這是片頭給我的感覺。如果一開始不要把江寫得那麼神奇,那麼江即使屈服於現實也不會感覺落差那麼大。可是一開始編劇就玩太大,再來一個也玩很大的秀吉,劇情就開始回不來了,反而一般的不合常理在這裡最合乎邏輯,反之亦然。

         雖然有很多看得很火大的地方,不過這部戲如果不是這麼詭異,大概就會變得很難笑。這不知是幸或不幸呢?

 

        補充一點應該說寫得這麼詭異本身就是個笑點……

, , ,
創作者介紹

境中倒影

Doer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