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p02.jpg

父子關係啊!

 

         松山清盛看起來實在不像小孩有一種從幼年直接就跳青春期的感覺。大概是平安時代的人都比較早熟吧!身材也是。這樣想就沒有違和感了。

         清盛去見白河法皇時,很明顯就在逃避身世的問題,他明明就知道白河法皇才是自己的血親,但又不想承認自己和這個「怪物」有關,不然他應該會直接對白河法皇大喊:「不就是你嗎?」所以才會小聲的,有點心虛的說「不知道」吧!但白河法皇卻直接說出了一切,以很殘酷的方式要他面對事實:清盛身上就是流著自己所厭惡的白河法皇的血,卻又混入了地位懸殊的非王家的血,他不是王家之人,只是王家的災禍。

ep02-2.jpg

         至多,白河法皇也只會承認清盛是平忠盛之子,這個政治上的地位而已。這一點,藤原家成在清盛的元服已經說過一次了,但那時的他似乎還沒有完全接受。清盛的舞應該可以解讀成他接受自己在身分上的地位吧!無論多麼想殺死白河法皇,卻只能屈服於這個至高的權威。換了一把不同的劍就像他對忠盛說的,想走出自己的路。清盛擦眼淚這個動作還滿可愛的。

         白河法皇大笑時,聽起來實在不太像是在笑,比較像是在宣示自己是無上的的存在。見清盛這件事也是。可能多少還有點在玩清盛的意思吧!

         宗子到底是怎麼想的呢?第一集的她看起來就像是雖然想把清盛當自己親生的兒子,卻沒有真正接受他,所以平次受傷時才會突然變臉斥責清盛。這集清盛把平次推倒時,宗子只是有點著急的喊著平次的名字。是因為忠盛在場嗎?所以要表現出正室的度量,接受所有平家的孩子?可是從平次對待清盛的樣子看起來似乎又不是那麼一回事。平次看起來是真的很喜歡哥哥,所以清盛表現出不耐煩時,平次還是為了清盛的元服而高興。

         高階通憲遇到清盛這段有好笑到。清盛都已經說是自己挖的陷阱,通憲居然還可以繼續說他的大道理。不過,他到底是怎麼掉下去的啊?

         家成也是滿妙的,面對撒野的清盛還可以笑著做好自己的工作並委婉的說出自己的意見,怎麼看都是當官的材料。可是,原來八卦也是社交辭令的一種嗎?

        連續看了幾年普遍級的大河,突然一集一床戲,還真有點不太習慣。雖說這樣是更凸顯璋子的確有著驚人的美貌。

, ,

Doer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