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p11-1

 

ep11-2

        明子平常都是賢內助模式全開,最後一集更是提升到聖女模式全開,直到最後一刻都還為清盛著想。參加平加宴會那段好忙,不但要彈琵琶,還要跟清盛眉目傳情。雖說這可以凸顯明子對於清盛一家,包括其下屬的重要性,不過對我來說有點太甜膩了。叫清盛去取水也太好笑,不過很有主管清盛家的味道。相較於衝動的清盛,明子的確是補足了他的不足,並穩定了清盛家,滿符合忠盛的標準與期望。

         除了明子,清盛看不到任何人,也因為生活中的重心都是繞著明子,所以她病倒後清盛就看不到其它,甚至想為此殺人。高階基章也很在乎明子,但是他卻忍痛攔下清盛並勸他。雖然清盛對明子的愛很令人動容,但高階基章的行為更是讓人感動,即使這是因為他的官階較低亦然。不過清盛第一段婚姻玩這麼大,下一段到底要怎麼接啊?完全策略婚姻實在不像清盛的作風。

ep11-3

         時子已經像是明子的接班人了,尤其是最後照顧清太和清次那段。雖然是時子把兩人都弄哭,但是清太抱怨時子的琵琶時,她很有耐心的笑著哄他們。和繼子之間大概就這樣解決了。不過和清盛到底會怎麼相處呢?有些令人好奇。畢竟時子會去清盛家的原因之一是明子拜託她協助教琵琶,而今這個因素不見了。該不會變成時子經常去探望喪母的兩兄弟,然後和清盛日久生情吧?!

         每次只要明子開始講《源氏物語》,就會出現一段愛情故事,上次明石君講的是明子和清盛,這次朧月夜大概在講由良姬和義朝吧!由良終於把自己的意圖講出來了,不過她之前就表現得很明顯,只是對於為義來講,那些話應該很刺耳吧!所以才會發飆。義朝個性有些變化,之前看起來比較拘謹一點,現在比較有狂氣,但他的確有這個條件。這一對的發展也滿令人期待的。

ep11-4

         璋子發現詛咒娃娃是自己送給得子的禮物那一段讓我嚇一跳,和璋子之前那種夢幻感完全不一樣,就好像從夢中醒來,清楚知道一切。和鳥羽院沒有彼此傾訴自己思慕之意就決意出家那段鏡頭我很喜歡,雖然是在同樣地方看著相同的落雪,卻不是同樣時間,沒有交會便分道揚鑣。留下的只有空蕩蕩的宮殿。

         得子本集大活躍。不但安撫藤原忠通,讓崇德帝自願讓位,還把璋子踩在腳下。在忠通發脾氣時,得子那副游刃有餘的得意笑容就好像在遊戲一樣。即使崇德帝得到皇子,並決定要反抗鳥羽院原本的安排,努力要讓自己兒子步上帝位,也不過就是宮廷中的小娛樂。但面對璋子又不同,能看到璋子詫異的表情對得子來說應該很愉快。

ep11-5

         與其說這集是在鋪保元之亂,不如說在鋪崇德怨靈傳說。失去義清,崇德帝也不只是在怨嘆事不如人意;失去皇位,崇德帝整個怨和恨都寫在臉上。當然也是因為之前都沒有子嗣,沒有鬥爭的本錢,所以以體仁為養子並立為東宮也是沒辦法的事。然而這次他期盼已久的皇子誕生,終於有個正統繼承人,自然也就會想推翻鳥羽院的安排,所以也就直接和他撕破臉,沒想到卻敗在得子手上。得子的提議很正確,讓位給體仁的確可以安撫忠通,但提議人是體仁的生母,是利害關係人,崇德居然就這樣接受了……這一點總覺得跟璋子有點像。

, ,

Doer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