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p13-1

箭。

 

  這集算是鳥羽院告白嗎?和白河院一樣重用平家,因而時常受此困擾,卻又不得不用。在祇園事件發生後,面對各方要求重罰,鳥羽院至多也只是表示他聽到了,但卻一拖再拖。不光是因為偏愛平家,主要是猶豫著自己若是赦免平家之罪,似乎就像是仍被白河院所主導政事一般,明明掌權的是自己。鳥羽院要求清盛朝自己射箭還滿有趣的,大概想說他連神轎都敢射,這一箭清楚破除天譴迷信,所以大概可以破除自己的困惑吧!並且,有沒有天譴應該由他決定才是。沒想到清盛居然真的射了。鳥羽院說著白河院的血湧出那段簡直像是在夢中,但立刻就又從夢中醒來,神智清醒的處理這件棘手的事。

ep13-2

         藤原一家果然都很會說話。除了立場不同的忠通,為了剷除忠盛父子,忠實把他爸爸的事拿出來講,還強調說不是自己的野心,是為了保全鳥羽院的治世,不過他的表情似乎不是話語之意。相對於忠實的迂迴,賴長就直接多了:擺明就是要把忠盛父子拉下馬,為此還直踩鳥羽院的痛處。大概同為貴族,又都飽讀詩書,雖然信西地位比較低,但賴長應該是真心把他當好朋友,所以聽到信西稱讚時,賴長就認為他是在稱讚自己而露出笑容,絲毫沒想到那是社交辭令。所以聽到下一句話馬上變臉。

ep13-3

  雖沒有到反目」,但以往都只是消極忍讓,甚至為此出家的信西這回居然直接對賴長嗆聲,總覺得大概也有賭一把的成分,畢竟鳥羽院都特地點名他。可能也是出家後對俗世比較沒有顧慮,所以才能對賴長直說自己並不贊同他的想法,甚至挑明說不想讓國政變成藤家家政。這對賴長來說可能是雙重打擊,一方面是好朋友和他決裂,另一方面是信西居然以為他是要復興藤原家。賴長跟信西一樣都是要成立自己的想法為中心的新政體,只是信西想引入武士的力量,但賴長想排除武士,以他和信西這樣的貴族為中心,實施菁英統治。

ep13-4

  鬼若很喜歡參加強訴的樣子,而且一副就是有強訴就好,訴求內容什麼的都不重要。該不會是可以向武士展現自己的實力很有趣吧?看他很喜歡站在前面,還強調著有神力為後盾。不過清盛一枝箭就把他嚇到腿軟了。話說回來,在向鳥羽院報告時,鬼若居然還是很開心的樣子,不禁讓人懷疑,他真的相信神力嗎?還是根本從頭到尾都只是想參加這種很熱鬧的活動來證明自己武術高強?

  清盛關禁閉,他家還是很有趣的樣子。只送遊戲用具給清盛好好笑。時子居然拼命吃啊!賭氣也不是這樣吧!看到她吃到引起陣痛還是忍不住笑了。這樣的角色找深田恭子來演很有趣,雖然很有深田一貫戲路的感覺。忠正雖然每次都會說清盛根本就是禍害,不過對他的小孩倒是滿溫柔的,還拼命安慰清太。

ep13-5

     宗子的嫉妒大爆發,這也難怪,不過她還是像個大家閨秀一般,忍耐著自己的情緒。雖然忠盛在大眾面前打了清盛一拳,但還是為保全他而努力,從以前到現在都是這樣。不管清盛闖了什麼禍,說了什麼不得體的話,忠盛還是包容他疼愛他,清盛想做什麼都由著他去。清盛認錯了,忠盛還反過來安慰他。宗子不管如何扮演賢內助,甚至把清盛當自己小孩疼愛,在忠盛心中卻只是為了平家而娶進門,即使婚前他對她坦白一切。看到母親受如此委屈,加上清盛一點都沒有嫡子的樣子,家盛會想排除清盛自己扛起平家也是理所當然。一直到現在才對清盛說要扛起平家,只能說宗子教出一個乖小孩,把她的話都記著。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境中倒影

Doer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