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對零度.jpg 

因為七月要播《絕對零度》第二季,

所以想看這一部,

就算明知道兩部的關聯性可能沒那麼大,

還是想看啊!

 

《絕對零度》第一集:

         看了一開始後,覺得是著重在櫻木泉(上戶彩)的成長。她的戲應該有很多都是這種類型,但因為我不太追她的戲,所以才會這樣說。

         上頭決定要重新調查千禧年三億元事件,櫻木也跟著前輩們一起調查。雖然她很努力,卻似乎不太得要領?

  真兇出現那段的剪接法我不太喜歡,也可能是不太習慣。先揭露兇手再提出證據,為什麼不是相反呢?是因為要接挖屍體這段嗎?有種為了趕在時間結束前播完,所以這麼剪的感覺。

  木村了演的竹林匠讓我讓我有驚奇一下,有點熱血有點宅又覺得自己很帥氣,吐嘈女同事也讓人覺得有趣。在戲裡是真的滿帥氣,第一次覺得木村了接了好角色,之前都對他無感。

  宮迫博之的角色塚本圭吾還是不得我心,不但把別人說的當作自己說的,還叫後輩去幫他買早餐,就因為他突然想吃。

  上戶彩的造型很可愛,這種捲短髮很適合她。不過最好笑的還是睡到頭髮翹起來,以及把辦公室當家裡,被室長長嶋秀夫(北大路欣也)和上司倉田工(杉本哲太)要求要回家,每次都讓我狂笑不已。

  撇開案件鋪排方式,人與人之間的互動比較吸引人。看過《相棒》後就很難被其他刑事劇的破案方式吸引了。

  宮迫在《龍馬傳》裡演坂本龍馬的初戀平井加尾的哥哥,杉本演龍馬的哥哥,在這裡居然是上司和下屬啊!而且是同一年的戲,感覺好微妙。有時會有種錯覺,好像塚本會對倉田說:「叫你弟不要接近我妹妹!」

 

《絕對零度》第二集:

         這集剪接感覺有比較順,塚本比較沒那麼討人厭了。

  這次事件是1995年沙林毒氣事件後發生的殺人事件,因為兇器沒找到加上人手不足成為懸案。在一次偶然中,塚本發現兇器,全案決定重新調查。塚本因為別的案件去翻別人家堆滿的破爛跟垃圾,然後就這樣發現兇器……

  距離時效只有一星期,涉案人有被害人實習醫生日向葵(原田佳奈)的前男友兼第一發現者野宮冬樹(ムロツヨシ)、日向的指導老師桐山(大高洋夫)、當年的護士長立花(阿南敦子)、冬樹的妻子千秋(高久ちぐさ)。千秋在案發時是日向同醫院的護士,暗戀冬樹且後來嫁給他。她認為冬樹可能是犯人,所以才不希望重新調查,因為這樣會破壞她的家庭。

  為了讓自己的丈夫接受桐山的手術,護士長隱瞞了當年的真相。在得知桐山無意幫丈夫手術後,立花交出一個決定性的證據:日向握在手中的桐山的袖扣,上面沾有他的皮屑。桐山知道警察懷疑他,也知道在他幫病人動完那個使他揚名國際的高難度手術後,時效就過了,所以他很有自信的走出手術房,向門外的警察說時效已過。沒想到檢察官卻已根據袖扣取得的證據起訴,在時效之前。桐山忍不住喊說自己被捕後,需要他的病人就沒救了。

  還滿喜歡這一段的編劇和剪接方式,不到最後一刻就不知道犯人到底會不會被逮捕。

  日向偶然救了一個流浪漢小元,那個人卻被桐山拿來練習高難度手術,因此死亡,被秘密處理掉。日向追查小元失蹤的事時發現真相,決定告發桐山卻被殺。她死的隔天,正是約了冬樹想復合的日子,所以冬樹很在意日向的事。

  櫻木最後做的那些事,雖然並不是她的工作,有些多管閒事,卻是她努力思考後得到的答案:如何面對那些因為重啟調查而受到影響的人?

  這集沒回家的梗比較好笑的是又沒趕上電車。

 

《絕對零度》第三集:

        演前高爾夫選手的兒子的札内幸太表現得很不錯,滿令人印象深刻。原以為是變態,結果是受虐兒,也許還有點弱智?

  不過,第一次逮捕犯人時,看到有地下室,居然所有的人都下去是怎樣?如果他其實沒在那下面呢?

 

《絕對零度》第四集:

    和我原本猜的不太一樣,不過我越來越喜歡這種編劇和剪接方式了:把觀眾搞糊塗,然後才露出真相。

 

《絕對零度》第五集到第六集:

         塚本完全好人化啊!雖然還是會敲櫻木的頭。不過從暗處突然飛踢犯人那幕很帥為了拯救春菜(福田麻由子),故意在她手上戴手銬那的行為很耍帥。

  櫻木居然可以把衣服穿到有味道,這種行為應該已經贏雨宮螢了……

        有一點一直覺得很詭異,就是櫻木去被害人走過的地方時,會「看到」被害人過去的身影。難道他會通靈嗎?雖然知道不是,可是每次看到這個都覺得是在看靈異片。

 

《絕對零度》第七集:

        正當兇手以為事情很順利時,組織卻決定斷尾求生。不知為何,就很想知道案件解決後那些關係者的將來。

 

《絕對零度》第八集和第九集:

         如果當初找到被害人的時候還活著,兇手會罷手嗎?

  雖然劇情有緊張度,不過主角怎麼可能會死啊!所以看這段的時候反而一點緊張感都沒有。

  被害人的母親,那個議員夫人真的都不知道自己的丈夫有外遇嗎?一定知道吧!只是不知道女兒知道吧!

 

《絕對零度》第十集:

    真的很悲傷的一個故事,園田(淺野和之)為了保護樋口(友坂理惠)而殺人;樋口卻為了保護園田和兩人的研究扛下一切,保護者和被保護者就宛若螺旋一般交纏在一起。

 

《絕對零度》第十一集:

         其實一開始就猜到了大概的真相,所以知道,兇手永遠不可能被逮捕。結果就成為未結案件。

  看到最後,忍不住開始想像,如果望(今井悠貴)知道真相,會是怎樣的反應。沒有家人見面的鏡頭,也是因為很難表現吧!這種事。

 

         有一點一直很在意,可是又查不到,就是為啥長嶋要叫櫻木:「龜」呢?其實第一次聽到的時候,我想起了《相棒》的「龜」山。但仔細想,難道是因為龜兔賽跑嗎?繞遠路也沒關係,比較慢也沒關係,總是會到達的?

, , ,

Doer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